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喀什典故

芑洲绝唱《昆仑赋》

来源:喀什日报 作者:崔保新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1日 点击数:

    邓缵先(1868—1933 年),广东河源紫金蓝塘镇布心村人。清朝宣统年间任家乡紫金县议会首任议长,民国三年(1914)被委派到新疆任职,先后任新疆叶城、乌苏、墨玉、疏附、巴楚等县知事,是广东百年第一代援疆干部。64 岁时,遇动乱罹难在巴楚县长任上。

    邓公在新疆18 年,以其丰富、精湛的文化、政治功力执政和浓厚的广东民主、开放之风骨为楷模,对边疆的史学观、新疆近现代文化、民族团结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本期丝路风刊登的崔保新先生新作《芑洲绝唱〈昆仑赋〉》是一篇饱含作者对邓公《昆仑赋》崇拜之情的文章,《昆仑赋》文辞精美、视野宽广、志向高远、喻情怀与大志其中,充分体现了廉政思想、为官品德、戍边思想、县治思想、广东人精神等。本文首次推介由华东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毳庐诗草三编》等邓缵先在新疆任职间的2000 余首诗文;首次披露邓公1932 年死于巴楚县长任上,何其悲壮大义,令人敬仰!读者徜徉在《昆仑赋》中,自去品读体味。

    感谢崔保新先生赐稿本报首刊。

阎旭光
2013年1月17日

    芑洲者,紫金邓缵先也。邓缵先《昆仑赋》作于1929 年,即卸任墨玉知事返回迪化之时。此赋收录于《毳庐诗草三编》末篇,是668 首诗词中唯一一篇赋体,可称压轴之作。

    此书发现过程曲折迂回,正如编者黄海棠所记述:“时至孟秋,吾随县纪委书记赖小勇一行7 人远赴新疆,采访芑洲先生事迹,获悉芑洲先生诗集《毳庐诗草三编》全册藏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图书馆,获此佳讯,心情为之振奋。”

    《毳庐诗草三编》时间“自戊辰(1928 年) 起至庚午(1930 年) 止所作”,(见《三编》略例) 续接1924年出版的《毳庐诗草》、1928 年付梓的《毳庐续吟》,共收录邓公诗词2000 余首,由此奠定邓公民国时期最杰出边塞诗人的地位。

    宝安黄香树为《毳庐诗草三编》作跋, 披露一段往事:“ 己已春(1929 年),卸事晋省,主座金公试以《昆仑赋》,亟加赞赏,由是文名益显。”金公即金树仁,时任新疆省主席,乃权倾一时的达官贵人。此公发迹前与邓公同朝为官,同属昔日科场的文人墨客,擅长文牍,此公叫好,可谓行家评诗。至于官场那些趋之若鹜附庸尔雅之辈的恭维则是赘言。《昆仑赋》横空出世,不但印证了杨增新死后金与邓的关系,也为3年后(即1932 年) 金树仁请邓公为原甘肃新疆布政使王树楠80 大寿作贺诗作了注解。看来,邓公遇害前文名鼎盛,金树仁发乎心中之钦佩,吟诵非邓公莫属。   

    古往今来,作过或欲为昆仑赋诗者不在少数。邓公《昆仑赋》雅韵如何?高妙何在?且读原赋求证:《昆仑赋》有序:旧说昆仑有四:一在于阗,一在肃州,一在青海,一在西藏,其较大也。然《尚书》云:“织皮,昆仑。”

    《尔雅》云:“河出昆仑。”《史记·禹本纪》言:“昆仑,高二千五百馀里。”《山海经》:“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汉唐诸书,言昆仑者不一而足。总之,以于阗西南诸峰为近是。窃自乙卯(1915 年,作者注) 春出玉关,抵乌鲁木齐,逾天山,寻河源,越和阗,十馀年间,足迹所经,几遍边域。两游昆冈,北麓遥望,峰峦缥缈,云气往来,恍有城阀宫室园池之象,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己巳夏,复返省垣,谒见金主席,询及昆仑形势。自维谫陋,恐未能形容尽致,谨就管见,略举其凡,遂作赋焉。其词曰:系疆域之形胜,为河岳之根源。

    定地维以永奠,建天柱而长存。其中有山,名曰昆仑。巍峨崔崒①,岪郁②胚浑。奇标邻界,雄镇戎藩。西控榆谷葱岭,东扼阳关玉门,南驰仙乡佛国,北走康居大宛。巃嵷③塞陲,视天下而若小;崛崎寰宇,推此山为独尊。此言昆仑形势冒起。

    尔其玉涧黄芽,瑶池紫蕊;云桂月芝,琳腴石髓。雪山三面以珠环,星海百泓而流驶。奇花异革,香浮阆苑之中:仙果灵瓜,秀茁层城之裹。疏条则百尺无枝,密叶则五纹成绮。荫嘉木于扶桑,竦寒柯于弱水。博物志未详其名,大荒经莫纪其美。郁郁纷纷,连绵万里。此言草木瑰富。

    若乃五花之马,六眸之龟,九尾之鸟,一角之螭,④鹎鸨⑤,拥旄⑥貘⑦犛⑧。赤蚁遗卵而如斗,长蛇脱壳于枯萁。驒騱⑨巢居而绝景,鸷鵌⑩穴处而曜......仪。霜毛蓊......勃,玉羽陆离。唳珍禽之清响,骇神兽之奔驰。厌江湖而鶱......矫,惧罘......网而回疑。既将归而若往,曾不知其所之。此言禽兽灵异。

    则有轩辕层台,琼华双阙;县圃香厨,青琳砥室。玳瑁璀错于户棂,珊瑚玲珑于门阀。灵仙之所遨游,羽人之所窟宅。中峰而上,金碧腾辉;半山以下,烟云漾色。长生之药,篆宝鼎而流丹;久视之方,束荆薪而煮石。然境窈窕而难跻,路幽迥而悬隔。徒闻云水之区,奠践希微之域。事悉属于渺茫,名但标于牒籍。此言宝藏奇秘,仙宅渺茫。

    夫里社明则圣人出,岳神降则世运昌。盛于阴者其象兑,利于兵者其音商。邈彼峻岭,僻在遐荒。结根弥于中土,作镇居于西方。四序推移,至素秋而成实;五行从革,应符瑞为尤彰。是以河山带砺之勋,载于图箓,川岳粹灵之气,毓此贤良。此言符祥应兆。

    懿乎!屹神邱以为墉,廓流沙以为界。风徽焕于匈奴,威望孚于荒裔。献琛则酋长偕来,赆玉则重关不闭。方将却骏马于寒郊,损宝珠于沙濑。地因人而并传,德比山而俱大。

    政平则志熙,时清则道泰。俾渐臻乎朴淳,又何恃乎险隘。则此山也,为中夏之藩篱,实边陲之襟带。应知境宇之永宁,乃见王者之无外。此以守在海外作结。

    《昆仑赋》道出昆仑方位之险要:“则此山也,奇标邻界,雄镇戎藩。西控榆谷葱岭,东扼阳关玉门,南驰仙乡佛国,北走康居大宛。”葱岭即帕米尔高原,阳关在嘉峪关处,佛国即印度、阿富汗,康居、大宛即今日之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实则“为中夏之藩篱,实边陲之襟带。应知境宇之永宁,乃见王者之无外。”

    《昆仑赋》同样醒世名言迭出:“地因人而并传,德比山而俱大。政平则志熙,时清则道泰。俾渐臻乎朴淳,又何恃乎险隘。”黄老治国思想之精髓,可谓邓公点睛之笔,可百世流传。

    《昆仑赋》后附原评曰:“此等题,易失之烦冗,文却简炼名贵,不蔓不支,而又妙出自然。非于此道三折肱者奠办。”昆仑绵延万里,是中华之魂,有《山海经》为证。如此名川大山,邓公竟以600余字高度概括,其简约凝练之神笔,非等闲之辈所能为也。

    《毳庐诗草三编》重现于世,使后人对邓公及家人的认识更深了一层。特别是扉页的一张黑白照片,使《沉默的胡杨——邓缵先戍边纪事1915—1933》一书中的邓俦卓与湖北籍妻子清晰地显现在我们面前,夫妻二人生育了三个儿女。邓公在《毳庐主人自题小照》中曾云:“戊辰十月二十日,在莎车再添一孙。有子有孙康且宁,遑计拖紫而纡青”。如此一个幸福和美之家,竟在几年后波及全疆的暴乱中惨遭毒手。呜呼!

    邓公 1933 年死于巴楚县长任上,后世当无异议,但邓公死时细节则鲜为人知。当新疆著名画家王念慈读到《沉默的胡杨——邓缵先戍边纪事1915—1933》一书后,辗转莎车县委书记何利民打电话与笔者,讲述其父王子钝(时任新疆督办上校主任)的考证:“我父亲案头放着邓缵先两部诗集《毳庐诗草》、《毳庐续吟》,是他最爱。我18岁时父亲告诉我,1933年春,和田来的大头棒队袭击巴楚,邓爷临危不惧,一方面安抚百姓,一方面自正衣冠,从容说道:丈夫死,必正其衣冠(子路语)。”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邓爷死的惨烈,死的悲壮,死的庄严,死的令暴徒生畏,死的令君子感佩小人汗颜。

    邓公既是诗人,更是哲人,生前淡泊名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惟重诗词文稿。他在《刻诗》一诗中写道:“古人诗文稿,未尝遽自梓。荣名托千古,素守聊静俟。人生宇宙间,百年蝇过耳。手编十数卷,心血恒在是。酌定付枣梨,听凭世誉毁。

    即令索瑕疵,得闻亦足喜。不然碌碌材,草木同绮靡。富贾尽浮沤,可传曾有几。”

    是啊,漫漫西域途中,冥冥黄泉路上,熙攘过多少显贵富贾,无论当时多么声名显赫,最终不过是一抔黄土,名利空空。相比之下,邓公是幸运的,在其以身殉职80周年之际,其家乡人为他出版诗文、修屋建馆、开全国性的文化精神研讨会,此乃盛世之兆矣!邓公得闻亦足喜吧。

注释:

    ①崒(zu族),高峻而危险。
    ②岪(fu浮)郁,山势曲折貌。
    ③ 巃 嵷 (long.cong), 高 耸貌。司马相如《上林赋》:崇山矗矗,巃嵷崔巍。
    ④ (pi ti) 能潜水鸟的通称。
    ⑤鸨(bao)体大过雁,栖草原地带。
    ⑥旄 (mao),古时战旗上用牦牛尾作的装饰。
    ⑦貘(mu),兽名。
    ⑧犛(li),高原上的牦牛。
    ⑨驒(tuo驼),有鳞状黑斑的青毛马;驒騱,畜名,似马而小。
    ⑩鸷鵌(tu途),古鸟名,鸟鼠同穴,其鸟为鵌。
    ......曜(yao),光耀,明亮。
    ......蓊(weng),形容草木茂盛。
    ......鶱(xian),形容鸟飞。
    ......罘(fu),捕鱼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