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喀什典故

巴尔楚克的传说

来源:喀什日报 作者:朱明俊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06日 点击数:

    走进今天的巴楚县城,一座新型的城市展现在人们的眼前,四纵五横的宽阔街道把巴楚县城的框架拉得很大。行走在这个县城,处处都可以体现到“鹿”的文化气息。主街道的十字路中心耸立着线条优美的彩鹿雕塑,仿佛在翩翩起舞欢迎宾客的到来,繁华的商业街屋顶上亭亭玉立地站着一只梅花鹿,昂首翘望东方。巴楚过去叫“巴尔楚克”,维吾尔语的意思就是“鹿头”。

    巴楚蘑菇

    巴楚有迄今世界最大、保存最完好的野生胡杨林资源。近几年,巴楚县着力打造“胡杨文化”品牌,民族风情游,水泊胡杨游,考古探险游等都是人们与自然亲近,展现自我,陶冶情操最理想的选择。

    在巴楚你可以真实感受到胡杨树千年不死、千年不倒、千年不朽的生命迹象,遥想生命的长青。思古铄今,无论是汉唐还是今天,巴楚让人徜徉留恋的地方仍然很多很多。生长在沙漠腹地的胡杨林犹如艺术大师们在沙漠的巨幅作品,一年四季都成为沙漠中一道美丽的风景。在它的呵护下无数的生命在这里孕育,就连它金黄的树叶在生命最后的一刻落在树根下,经过风沙的侵袭以及微量雨水的浸润,这些美丽的树叶就变成至今无法人工栽培的巴楚蘑菇,也是上天赐予巴楚的圣物。

    巴楚蘑菇产于原始胡杨林中,是叶尔羌河水、千年胡杨树、干旱少雨的大漠气候条件经大自然融合孕育出的一种绿色珍稀食用菌。因此,巴楚野蘑菇也有“胡杨蘑菇”之称。新疆农科院将其鉴定为“皱柄羊肚菌”。巴楚蘑菇也叫“巴楚木耳蘑菇”。菌盖呈木耳黑色,中有凹坑,菌柄乳白色,下粗上细,中空,根部主体呈圆形,有须根,素以纯天然、质嫩味美、营养丰富而著称,且有很高的药用价值。每年4月到5月间是采蘑菇的季节,巴楚蘑菇因不能人工培植,年产量不多,近年来身价倍增,干品由过去的几十元涨到几百元,内地巴楚蘑菇已炒到了每公斤七八百元。用巴楚蘑菇炖肉、炖鱼,其味道鲜美无比。马蹄山神话巴楚不仅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也孕育了深厚的历史文化,离开巴楚县到图木舒克垦区,要经过一个叫马蹄山的地方。一座东西走向的山体横卧在四周平坦的戈壁上,在它的东缘向北转弯处你可见到几棵突兀在山前的巨大胡杨树,见到胡杨树就看到神奇的“马蹄印”。

    两个酷似马蹄状的大坑,真的很像是被马蹄踏出来的,并列在一起。在距马蹄坑50米处的山顶端还有一个直径约为12米的圆形马槽,因此,人们把这座山称为马蹄山。

    这里是古丝路中道的岔路口,从这里向西可去帕米尔,向南可以到达莎车、和田。一座城墙般的山势自古就成为一道天然屏障,历史上也是兵家必争之地,留下了诸多城堡和战争遗迹以及与之有关的传说、故事,其中最传奇的莫过于马蹄山神话。

    距离马蹄山不远处有一座依山而建的古城遗址,据考证距今已有三千余年历史。维吾尔语称为“托库孜赛来”,当地人称之为唐王城。唐王城的北面一座大山拔地而起,自西而北,一字横亘在一马平川的平原上,乱石嶙峋,险峻异常,山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断裂口,豁口两边是陡峭的山岩,只有中间可通行,当地群众把这座山称作“代热瓦孜塔格”意即“大门山”,它也是古丝绸之路中道的一个咽喉要道。

    唐王城

    在山口两旁,散布着一片古代寺院,房屋、城堡、烽燧的遗址,面积颇大,占地约数平方公里。唐古城共计三重,有内城、外城和大外城之分,城堡坐落在西北端的山坡上,周长约1600米,原城墙用泥土和石头构筑而成,宽3至5米不等,隐约可辨南北各有一门,大外城的城墙已风化为一道土梁,墙迹延伸至山下的唐王村中。

    记者在1993年曾来过这里,那时城内住房的轮廓依稀可见,坍塌的粮仓有近百平方米,里面碳化发黑的谷子和牲畜草料有几米厚,陶罐瓦砾处处可见。在城后面的悬崖下豁口对面的山脚下,还有两大片佛寺区,也有很高的考古价值。

    唐王城据考察和文字记载,证实是公元前206年唐代尉头州,《突厥语大词典》记载,据 巴尔楚克即尉头州,有3000年历史,从出土文物看,该地当时政治、经济、文化比较发达。众多考古工作者先后在此挖掘出泥塑佛头、丝绸、陶器、钱币等文物。

    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法国的伯希和,德国的戈伦维德尔、艾略特·勒柯克,英国的斯坦因纷纷来到唐王城,由此掀开了唐王城考古热。

    1928年,我国考古学家黄文弼来到这里,出土了彩绘陶罐,丝织舍利袋,婆罗谜文残纸,泥塑佛像等,还有一包汉龟二体钺及一匹唐绢。解放后,我国考古工作者对唐王城也进行了发掘研究,唐王城以及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尉头国,从历史的尘埃中渐渐走了出来。

    站在这座古城上,遥想在一千多年前,作为丝绸之路上龟兹至疏勒中间的一座重要城市和交通要道,定然是商贾云集、寺塔林立、烽燧高耸、钟鼓和鸣之地;可以想见,各种语言、各种肤色、各种服饰、各种文物在这里交融,孕育着灿烂文明;它定然是中央政府与中亚、西亚、乃至西欧进行商贸、物资、文化交流之地,唐王城在历史的长河中一定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今天再次来到这里,曾经看到的唐王城迹象早已荡然无存,除了破残的城郭依然在告诉着人们它曾经的历史,其他也很难看出历史的迹象,留下的是望而兴叹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