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喀什典故

走进九龙泉听耿恭故事

来源:新疆日报 作者:未知 发布时间:2007年02月27日 点击数:

  “布拉克贝希在哪?”“就在布拉克贝希居委会的旁边。”

  2月7日,记者在喀什市问路的时候,很多人都这样回答。根据他们的指点,从喀什市中心出发,沿西北方向步行穿过一条条古老的巷道,来到了布拉克贝希居委会,正在附近搭建木棚的维吾尔族青年江力江指着10多米外的一处泉景对记者说:这里正是“布拉克贝希”。

  布拉克贝希,维吾尔语直译过来就是“泉边”的意思;此外,因为以前这个泉景有九股泉眼,早年居住在喀什的汉族群众又称它为“九龙泉” 据说,这处泉景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

  在一处长约l00米、宽约70米长的平地上,江山江带着记者指着一眼眼的泉水,介绍着:这眼泉水叫马尔江布拉克,那眼泉水叫艾依得尔哈布拉克……如同每一个人一样,每眼泉水也都有着一个动听的名字。

  马尔江布拉克,意思是“珠泉”,相古人患耳疾时,用水洗耳就可以使耳聪;洗耳之前,必须用馕分散给来到泉边的每一个人,阿訇一边念经,个边投珠子于泉水中,地久天长,泉底铺满珠子,由此命名:艾依得尔哈布拉克,意山“龙泉”,据说这眼泉水深不见底,里面藏着一条青龙,断水缺雨,祈之就灵……

  江力江介绍说,这一带现有20眼泉水。记者注意到,部分泉眼周围铺上了水泥地面,并用铁管引泉水出来,泉景周围的住户将引用出来的泉水做日常用水。

  另据史料记载,正因为有了这处泉景,周围约4亩地才有水有树,环境清幽,很长时间以来都是当地达官贵人的避暑胜地。

  “我们这里的人都喝这些泉水,它比商店里卖的瓶装矿泉水好喝多了。夏天瓶装矿泉水放上一天就有了异味,可是这里的泉水盛放在碗里,3天后味道还和刚接上来的一样。”江力江热情地告诉记者。“因为有了泉水,所以从我的爷爷开始,我们家就在这里再没有挪动过。”

  记者用手接了一捧,喝进肚里,觉得凉凉的,甜甜的,沁人心脾,江力江还把记者引到了他家。在三栋房子的紧紧环抱里,赫然有一个泉池,泉池的水面漂着一层碧绿的浮萍。泉池西角,泉水泛着水泡不停地向外翻涌着。

  这处泉景,自清代直到解放初,被人称为“耿恭泉”。相传东汉耿恭驻守疏勒,为匈奴大军包围,城中无水,士兵榨下马粪喝汁。耿恭无奈,对着已挖15丈的干井祈祷,霎时,井水喷涌。匈奴怀疑鬼神相助汉军,于是撤围。清代,大将军刘锦棠坐镇喀什,在泉边修建了“耿恭祀”,清代诗人箫雄写诗《耿公井》,一句“疏勒城中古井深,飞泉千载表忠枕。”倾诉了后人对耿恭的无限热爱。

  然而,据考证,这是个美丽的误会,因为耿恭当年驻守的疏勒城是在现在的奇台县,距离喀什足有1000多公里。但是,人们还是偏爱于这段历史,并习惯于确定—个具体地点,以此来祭奠历史上的英雄,再加上西域历史上多有侵略与反侵略的斗争,一些才子文人甚至是一些学者,也就有意无意闯将耿恭的这段史迹安在了今日喀什市。虽是误会,却也包含广许多的真情实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