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文化旅游>> 文物古迹 >> 正文内容

喀什古遗址

来源:喀什地委史志办 作者:喀什地委史志办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24日 点击数:

 

文物 古迹

 

  喀什地区历史文化悠久灿烂,有着众多的人文景观,素有“丝路明珠”之美称的喀什市,198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境内文物处于自然状态,未得到有效的保护,有许多文物因自然侵蚀和人为破坏已面目全非。20世纪初,斯坦因、贝格曼、斯文·赫定等国外考古人员多次进入境内进行“考察”,致使许多珍贵文物流失国外。期间,国内考古学家黄文弼先生也做了抢救文物的调查发掘和整理工作,但所涉及的文物范围甚小。60~70年代,随着经济建设规模扩大和“文化大革命”,境内地上地下的文物有的再次遭到破坏。1980年,喀什地区文管所成立,1988~1990年,文管所会同自治区文物普查办公室对喀什的文物情况进行一次全面普查,基本查明全区地上地下文物古迹的数量和分布情况。已查明的古遗址、古陵墓、古城、古烽燧、古建筑物、古岩刻画等文物468处,其中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5处、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33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430处,分布在全地区12县(市),其年代上迄新石器时代,下至民国。此后,喀什地区文管所有专业文物管理人员19名,收集整理文物2 083件。巴楚县成立了文管所,其他各县(市)文化馆均设立文管小组,配备专职文管人员。

 

  古遗址


    (一)吉日尕勒旧石器时代遗址 位于塔什库尔干县城以南约40公里处,东经75°23′24″、北纬37°31′,海拔3 700米。西边有塔什库尔干河流过,东边屹立着乌依曼山。古代商路和现今的中巴公路恰从此地中部穿过。其四周有古代沟渠和耕地遗迹、房屋旧址、古代陵墓和陶器残片等。1983年发现,1990年12月9日被定为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吉日尕勒”为塔吉克族语词,本意为“双厩”,引伸为“驿站”、“客站”之意。这里在远古时代即是人类活动的场所之一。吉日尕勒以东约80公里长的地带上,有一条自南向北蜿蜒在山坡上的古代山渠遗迹,此渠在塔吉克民间称为“帕尔哈德—西琳渠”。北面是“巴扎尔代西提”(即变成废墟的小镇之意)平原,这里常有陶器残片和灰烬出现。其后则是被称为“托格朗夏”(旌旗飘扬的城市之意)的一个古代村落遗址。此地有多处古墓和古城遗迹。


  该遗址坐落在塔什库尔干河东岸,距现代河床110米。这一河谷的两侧谷坡上发育了5级堆积阶地,阶地可分5层,古文化层在第4层顶面、中上部和下部,为烧火堆残迹,呈大小不等的透镜体状分布,其上下界相距50厘米。周围沙土中含有少量动物肢骨碎片。另在洞前堆土中发现一件打制的砍砸器和若干碎石器,砍砸器长140毫米、宽90毫米、厚85毫米,系由不规则石英砾石加工其一端而成。此遗存处于三级阶地厚生堆积中。据测定,石器是用细石打制而成,而这些发掘物当属旧石器时代末期,最少也应在1万年以前。这是新疆境内帕米尔地区发现最早的文化遗存,填补了新疆地区旧石器时代考古的空白,对研究我国古人类学和新疆史前史等,都有重要意义。


  (二)乌帕尔新石器文化遗址 位于疏附县西南约30公里的乌帕尔乡乌孜布拉克村,帕米尔高原东麓群山环抱的山前地带。这里四周是砂石荒滩和一道道沟壑及大大小小的黄土包,包括阿克塔拉、温古洛克、库鲁克塔拉、德沃勒克四处新石器文化遗址。每处遗址间隔不到1公里,其中心位置有一座80平方米的古城遗址,据测定,为公元3世纪前后的建筑,是古疏勒国境内的一座城池,有专家认为是东汉西域疏勒国的乌即城。


  阿克塔拉、温古洛克、库鲁克塔拉、德沃勒克四处古遗址中,所发现的石器工具形体较大,基本都是磨制。在石器工具中,石刀、石镰所占比例甚高,制作相当精致。石刀为无孔半月形,石镰均呈弧背凹刃,与河南殷墟所见石镰形制酷似。其他如石斧、石杵、磨盘、砺石、石纺轮、石球等,遗址内均有所见。陶器都是夹砂陶,手制,火候不高;器形有罐、钵、盆、瓮、小杯等,很多器物品沿处有一圈小洞或小突钉,其他纹饰较少。遗址内还发现小件红铜制品,其下限已进入金石并用阶段,经济生活以农业为主。


  乌帕尔新石器文化遗址的发现表明,早在六七千年前喀什噶尔绿洲上即有人类活动,这不仅为研究新疆地区的原始文化提供了宝贵的资料,而且对研究整个中华民族的原始文化也有着重要的意义。


  (三)霍加阔那勒细石器遗址 位于疏附县乌帕尔乡西南喀让古亚尔冲沟东岸,距塔什吉勒尕河约1 200米。北纬39°16′30″~31″,东经75°16′31″一32″,海拔高度1 450米。遗址呈一近圆形土包,面积约有300余平方米。土质为细沙、含碱,地表有一层薄硬壳,杂草丛生。遗址上有几棵孤立的大树,树边有泉眼,至今泉水不息。霍加阔那勒细石器遗址采集遗物多为经间接打击法打出的细小的石叶、细石核,故也称细石器遗址。石器主要分为细石叶、石核、刮削器、斧形器、尖状器、锥状石器和石刀。这些石器均用硅质岩制成,属于典型的非几何形细石器,属华北石器传统,另外遗址中还采集到陶片,均为夹砂粗红陶。1990年12月9日,该遗址被定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四)苏勒塘巴俄细石器遗址 位于疏附县乌帕尔乡西北、索赛厄肯河北岸(距河约百米远),北纬39°18′24″~25″,东经75°30′29″。索赛厄肯河流北岸发育了良好的5级堆积阶梯。遗址主要分布在第四阶段面及向河流倾斜的前沿坡地上,在第三阶段前沿也有少量石器发现。遗址西部附近冲沟甚多,多为地下水和雨水侵蚀而成。遗址面积约250平方米,土质为富含盐碱的细沙土,地表结有风化壳,许多石器就是在这些被吹开的地方采集到的。该遗址属新石器文化遗存,因遗物中经间接打击法打出的细小石叶、细石核占主要成份,故也称细石器遗址。细石器属于典型的非几何形细石器,属华北细石器传统。遗址中还发现有陶片、骨器、打制石器,石料以硅质岩为主,有少量的花岗石。1990年被定为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苏勒塘巴俄细石器遗址和霍加阔那勒细石器遗址相距不远,遗物既存在相似性,又存在差异。从工艺上看苏勒塘巴俄细石器遗址要比霍加阔那勒细石器遗址进步,出现了磨制石器、大型花岗岩石磨盘,另外还在苏勒塘巴俄遗址附近发现了红铜小饰件。这一发现对新疆红铜起源时间的确定有重要意义。


  (五)穷梯木遗址 位于巴楚县境,南距托库孜萨来古城28公里,北纬40°11′30″,东经79°7′30″~38″,又名梯木先尔遗址。它是一座近似方形的小型城堡,建在高出四周约8~10米的台地上。城堡东西宽约60米,南北长约64米,占地面积为3 840平方米,城堡为沙垅所覆盖。城垣系土坯垒筑。土坯长33厘米、宽22厘米、厚10厘米。城垣残高约5米,城堡中轴方向北偏西40度,城垣近北墙中心有高约5米、底周35米的土阜,满生红柳,可能是厅堂建筑遗存。南墙正中即是“梯木”,呈梯形,残高7.8米。梯木也是用土坯垒筑,草泥抹面。临东墙有南北走向的一排房舍遗迹,堡门即开在北墙偏东一角。门前似有台阶,正前方残留有周长2米左右,残高3米的柱形土台,可能为城堡外围的装饰建筑物。城堡东南约500米处,有小型建筑,已成土阜,不可识别。周围采集到多枚龟兹小钱和散布的炼铜铜渣。由此向南和向西200~300米有多处陶窑遗迹,其中一处并列着多个大口陶缸,显然是作为储水或储存粮食之用。对堡内房舍遗址等处的清理挖掘,曾出土有陶制兽形把柄、印有龟兹文的陶片。此外,还曾采集到剪轮五铢、鹅眼钱、开元通宝、大历元宝、乾元重宝等钱币。城堡西约2 000米处,有被焚毁的小型佛教寺院一座,曾清理出泥塑、衣饰、缨络残件,具有南北朝至唐初风格。堡外沙梁间散布有大量陶器残片,此处窑址之多是其它各处所少见。


  (六)泽梯木遗址 位于巴楚县玉木拉克梯木西南约10公里,北纬40°6′32″,东经79°4′40″。遗址残高12.5米,梯木东约300米处可见灌溉渠道遗迹,渠宽约14米,渠旁有许多枯萎植物。梯木以南有自然河床,再南约2公里处即可见到一道宽约20米红土淤积的古代河床。土墩四周散布有许多陶片,大都为红、灰色夹砂陶。主要器形有大口缸、瓮、碗、盘、杯等。采集到二枚喀拉汗朝铜币,说明此地10世纪中叶尚在活动,也可能这便是遗址被废弃的最后时期。


  (七)阔西梯木遗址 位于巴楚县托库孜萨来古城偏南约37公里处,北纬40°7′40″,东经79°7′。这是一座塌圯的建筑遗址,建筑形制已不可辨认。地表散有许多陶片,均为轮制,陶制细腻,火候较高,模印变体树枝、植物花叶纹图案。器形主要有罐、把杯、盘、碟等。曾采集到人面头像,深目高鼻,雕刻细致,为当地民族形象。遗址内还采集到开元通宝、龟兹小钱、当于穷梯木遗址属同一时代建筑遗址。


  (八)巴依都埃土墩 位于莎车县阿热勒乡巴依都瓦村,又称祈富台。1957年1月4日,自治区人民政府宣布为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具体年代不详,一说,公元前65年为西汉莎车王所建,高40米,占地6亩,上原有亭台、牌楼。清乾隆年间重修一次,牌坊上书“共尊汉室,同拒匈奴”。二说为西汉卫侯冯奉世在平定莎车王及匈奴童仆都尉勾结发动的叛乱之后,与龟兹、温宿、姑墨、于阗、皮山诸国践盟于此地,故又称践盟台,高近100米,现已倾圮,仅剩一个土墩。其史实有待进一步考证。此遗址四面环渠,风景优美,登上高台,可领略独特、优美的田园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