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喀什史志>> 人物志 >> 正文内容

喀什近现代人物志

来源:喀什地委史志办 作者: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24日 点击数:

近现代人物 

 

阿不都热衣木·纳扎里

   阿不都热衣木·纳扎里(1770~1848年),维吾尔族,新疆喀什噶尔人,19世纪著名维吾尔族诗人。
  阿不都热衣木·纳扎里出生于喀什噶尔城内一个手工艺人家族,幼年即在经文学校上学,20岁考入喀什噶尔最著名的“艾提尕尔麦德力斯”(艾提尕尔清真寺经文学校),在学校里,他发奋读书,凭着过人的聪明才智和勤奋努力,除掌握维吾尔民族的文化外,还熟练地掌握了波斯文和阿拉伯文,并广泛地涉足大批伊斯兰东方文学名家大师的文学作品,但由于出身低微,家境贫寒,虽有满腹经纶,却无人推荐赏识,只得靠替人抄书维持生活。
  长期落拓困顿的生活,使阿不都热衣木·纳扎里充满了对光明、自由、幸福生活的向往,创作的冲动,使他拿起笔写诗,用诗来抒发他的情怀。
  阿不都热衣木·纳扎里的诗取材广泛,虽大多来自于流传中亚的民间故事,却又不失浓郁的维吾尔族风格和当地色彩,诗风抒情感人,诗作每章之前往往冠以散文式的提要,韵散相间,疏落有致。他以《爱情组诗》为总标题的25首叙事诗,累计长达4.8万多行,除《爱情组诗》外,还有五行组诗《穆罕穆斯集》、哲理长诗《救生宝珠》。
  《爱情组诗》包括《热比亚—赛丁》、《帕尔哈提与西琳》、《莱丽与曼季依》、《古丽尼莎与曼宗》等脍炙人口的长诗,但其中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莫过于《热比亚—赛丁》。这首诗创作于清道光十五年(1835年),诗中叙述的是维吾尔族少女热比亚与男青年赛丁的爱情故事,经诗人独具匠心的安排和生花妙笔的描述,爱情哀怨动人,催人泪下。一个多世纪以来,热比亚与赛丁的故事在维吾尔群众中广为流传,还有人将长诗改编为歌剧搬上舞台,热比亚与赛丁的合葬墓地也成了“爱情圣地”,至今仍吸引游人前去凭吊缅怀。
  诗人以写爱情诗闻名于世,自己却不曾结过婚或不曾有过真正的爱情生活,他在诗中写道:“我纳扎里在这人世上真够命苦,多么渴望品尝一下爱情的美酒。”
  阿不都热衣木·纳扎里大半生穷困潦倒,长久不得志,直到60岁那年,才被清朝喀什噶尔阿奇木伯克郡王祖赫尔丁聘为首席秘书兼掌印官,70岁时又被“汗勒克麦德力斯”(皇家伊斯兰经文学院)聘为经堂教习,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他78岁时与世长辞,其诗作却流传于世,至今仍被人吟颂。
何步云
  何步云(1810~?年),汉族,陕西人,为清喀什噶尔汉城(今疏勒县城)守备。
  清同治三年(1864年),库车农民起义,天山南北各地纷起响应。是年夏季,喀什噶尔排孜瓦特(今伽师县)垦区的回族人金相印伙同回族阿訇马元跑到阿克陶鼓动柯尔克孜伯克司迪克举兵反清,夺取喀什噶尔后割地称王。司迪克与金、马两人很快就组织起部队,击溃了喀什噶尔办事大臣奎英派去征剿的清军。奎英与喀什噶尔汉城守备何步云退守汉城(恢武城,今疏勒县城),闭不出战。司迪克的军队占据喀什噶尔回城(今喀什市)后,金相印与马元自封大臣,拥立司迪克为“喀什噶尔”王。半年之后,司迪克深感民心不服,宝座不稳,打算请身居浩罕国塔什干城的张格尔之子布素鲁克出山,打出和卓后裔的招牌给自己当傀儡。浩罕国王阿力木库尔汗认为这是打入喀什噶尔扩张自己势力的极好机会,为了控制布素鲁克,派自己手下将领阿古柏带领50名骑兵与十几名文武官员,陪同布素鲁克抵达喀什噶尔。
  阿古柏与布素鲁克一行于同治四年(1865年)春到达喀什噶尔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驱逐了司迪克,占领了喀什噶尔及其附近地方。9月,被围困半年之久的喀什噶尔汉城守备何步云同阿古柏军将领谈判,同意城内满汉官兵投降,并皈依伊斯兰教。喀什噶尔办事大臣奎英、帮办大臣福珠凌阿等旗员17人、汉回官员13人引爆库存炸药赴火自焚。
  阿古柏进城后,娶何步云女儿为妻,何步云起维吾尔名字叫库达来,降兵全部编入阿古柏炮兵部队,由何步云出任指挥官。
  光绪三年(1877年),陕甘总督左宗棠率军收复新疆。西征大军一举平定北疆,随后跨越天山南下,阿古柏军一败再败。5月17日,阿古柏死于库尔勒。次年10月,清军前线指挥刘锦棠率部收复阿克苏。此时,何步云宣布反正,夺据喀什噶尔汉城。阿古柏长子伯克胡里闻讯大怒,率军攻打汉城,何步云急派人向抵达阿克苏的清军求援。12月17日,刘锦棠率军先克喀什噶尔回城,后解汉城之围。伯克胡里慌忙逃往国外。战后,金相印、马元被清朝处死,何步云则因反戈一击有功,免治其罪。
赛布里
  赛布里,维吾尔族,全名伊米尔·侯赛因·赛布里,喀什噶尔人,18世纪末至19世纪在世。著有《玛卡拉特》(《文章集》)一书。
  赛布里出身贫寒,自幼渴求知识,发奋读书,曾进喀什噶尔汗麦德里斯求学,至19世纪30年代已经很有名气了。喀什噶尔阿其木伯克祖赫尔丁读了他的作品后,非常敬佩他的为人和学识,特意召见,并赠给他土地,助他建家立业,摆脱衣食困境,同时建议他把纳瓦依的诗作《禽语》(又译《鸟的语言》)用散文体再创作,以便更多的人阅读。赛布里欣然接受了这一建议,经过艰辛的劳动,终于把这部20章的巨著改写成了散韵相间的全新作品,题名《玛卡拉特》。这部作品的中心思想是规劝世人保持诚实、有礼、忠孝、义勇等好的品质,批评贪婪嫉妒、骄横欺诈等恶习,把矛头指向腐败的清政府和虚伪的伊善派,表现了作者的进步思想倾向。
  赛布里的创作活动为维吾尔文学中散文体作品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艾尔毕
  艾尔毕(1802~1862年),又译作艾里毕,原名吐尔杜希。他出生在喀什噶尔一贫苦人家,自幼饱尝人世辛酸,历尽世态炎凉,故取“艾尔毕”为其笔名(意为孤苦之人)。
  由于艾尔毕出身贫寒,对劳苦大众遭受的苦难与压迫感受很深,因此,他对不平等的社会制度提出了改革性的主张。他认为,只要各行各业的劳动者彼此协调,就能消除相互间的歧视和各种积弊陋习;只有抓紧教育,社会就可以好起来。于是他召集32行的从业者进行讨论,拟定改革措施,企图改变社会现状。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他把自己的想法和做法写成一部书,取名《苦难对策》,又叫《艾尔毕之书》。这部作品包括序歌和32个章目,对当时新疆社会中存在的32种行业的社会意义以及它们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性进行了论证,说明了各行各业之间相互依存,彼此不可缺少的社会关系。同时,提倡人们养成正直、善良、纯洁、求实的高尚品德。尽管诗人的改革主张在当时无法实现,但进步意义是应该充分肯定的。
赛莱依·恰坎
  赛莱依·恰坎(1816~?年),清代维吾尔族民间艺人,口头文学创作者,阿凡提式的机智人物。喀什噶尔疏附县乌帕尔人。
  赛莱依·恰坎天性聪慧,性格开朗,言谈机智风趣。他自幼喜爱维吾尔民间歌舞、音乐和各种游艺活动,继承了维吾尔口头文学形式之一——莱提派(意译作“机智笑话故事”)的创作方法和艺术风格,创作了一则则引人发笑、发人深思的笑话故事。他以漫话的笔触对压榨人民的上层分子喜笑怒骂,讽刺挖苦,对日常生活中的不合理现象进行批评指正,使广大人民群众在笑声中享受艺术,在艺术中受到启迪。
  一个多世纪以来,赛莱依·恰坎的机智笑话故事一直在民间流传,人们把他看做是19世纪的阿凡提。在他的影响下,机智笑话故事这一文学形式得到了充分的发展,成了维吾尔文学百花园中一枝带刺的、但又独具风韵的奇葩。
毛拉穆罕默德·尼亚孜
  毛拉穆罕默德·尼亚孜,维吾尔族,新疆英吉沙县人,生活于19世纪,著长篇叙事诗《曼苏尔》。
  关于这位诗人的生平及文学创作活动今人所知甚少。从作品中透露的情况看,他出身贫寒,受过教育,精通波斯语,有良好的文学素养。其思想倾向带有明显的反封建色彩。
  长篇叙事诗《曼苏尔》取材于波斯语同名散文著作。毛拉穆罕默德·尼亚孜用近似民歌体的韵文形式进行了再创作。长诗用通俗流畅的语言,叙述了曼苏尔和阿纳丽的爱情悲剧以及他们和代表封建势力的宗教守旧分子斗争的故事,歌颂了这一对青年纯贞的爱情,肯定了他们为自由和幸福而进行的正义的抗争,揭发了封建和宗教守旧势力扼杀自由的罪行。故事娓娓动听,感人至深。诗人选择这个题材是有其现实主义的目的的,即借故事中人物之口,发出反封建的呼声。
海斯太
  海斯太(1854~1907年),本名阿布都拉阿洪·西热甫阿洪,清代维吾尔族诗人,祖籍鸭儿看(又作叶尔羌,今称莎车)。其父西热甫阿洪曾在当地高等经学院(麦德里斯)执教。海斯太自幼受其父精心培育,刻苦攻读百科。年仅十几岁时就熟知神学和文学。
  海斯太17岁时,应鸭儿看大伊善(伊斯兰教伊善派大头目)毛拉尼亚孜之请到当地伊善派活动中心哈尼喀所属麦德里斯任教,同时又在其父所在经学院兼课。毛拉尼亚孜十分器重海斯太,几年后就将自己的长女毕毕·哈尼姆许配海斯太为妻。毕毕·哈尼姆与海斯太情投意合,相敬如宾,共同生活30余载,海斯太也终其一生,在岳父的这所经学院任教。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海斯太53岁时病逝,葬于经学院所属陵园。
  海斯太是一位带有浓厚宗教色彩的神学家、教育家、文学家。从民间传说所提供的情况看,他思想深邃,才思敏捷,勤于写作,甚至在旅途中、马背上也要吟诗。但目前发现的作品只有手抄本《海斯太诗集》一部,辑录了格则勒50首、穆海麦斯10首、木米拜10首、穆赛黛斯2首,共2 793行。内容多为劝诫人们戒除恶习、修身养性的警世箴言;也有少量的是颂扬爱情、抨击社会流弊之作,反映了诗人的民主思想倾向。
弗罗凯特
  穆罕默德·欧克利·弗罗凯特(1858~1909年),清代乌孜别克族著名诗人。他是乌孜别克文学史上,后期古典文学创作的代表人物之一,他与另一位民主主义诗人扎克里江·哈勒一起,完成了乌孜别克近代文学开拓的重任。
  弗罗凯特于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从中亚来到莎车县城定居,直到去世。他深受古典诗歌的熏陶,对于作品的艺术形式颇为考究。他在创作中,特别重视韵律,对轻重音、声调、韵脚以至复韵,运用起来得心应手,力臻精美。因此,他的诗作,常以节奏流畅、读起来琅琅上口而见长。他的许多诗篇,被谱成曲子,咏唱至今。
  弗罗凯特的诗,无情地揭露了旧社会巴依们凭借权势残酷压榨缺吃少穿的贫苦百姓,而他们自己却靠搜刮来的金钱过着脑满肠肥、游手好闲的寄生生活。诗人面对这人世的种种不平,持十分鲜明的否定态度,并预示着人类必将走向公正平等的未来。尽管诗人对人类前途的认识是模糊不清的,但他的这种进步意识,终于使他成为一位杰出的民主主义诗人。
塔西瓦伊
  塔西瓦伊(1864~1898年),喀什噶尔人,著名维吾尔族民间艺人。
  塔西瓦伊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自幼父母双亡,只身游走四方,以乞讨为生。他对音乐天生有一种爱好,且悟性极好,凭父亲留下的一把热瓦甫琴,勤奋学艺,很快熟练地掌握了许多民间乐曲,并改编了《情人的心愿实现了》等几首乐曲。
  有一段时间,塔西瓦伊为生活所迫,曾流浪中亚各地,不久返回故土,常在街头巷尾为人们演奏。在巴依、毛拉的迫害下,一度也曾被投入牢狱。
  黑暗的封建社会中度过的辛酸日子,在塔西瓦伊的心头刻下了深深的印迹,他把满腔的悲愤向心爱的热瓦甫琴诉说,创作了《卡瓦比赛拉》、《狱歌(一)》、《狱歌(二)》、《塔西瓦伊》等优秀独奏曲,诉说心头的怨恨,表现他对自由和光明的追求。这些乐曲不胫而走,传遍了天山南北,至今仍然被人们演奏。
  艰难的人生过早地夺去了艺人的生命,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年仅34岁的塔西瓦伊离别了人世。
杨缵绪
  杨缵绪,字述周,湖北江夏(武昌)人,汉族。他早年求学于湖北将弁学堂,后留学日本户山陆军大学。在日本加入孙中山的同盟会,是同盟会的早期会员之一。回国后,历任湖北各军营操教习、湖北陆军四十二标标统(团长),后升为协统(旅长)。他和同盟会员冯特民、李亚权、黄立中等革命志士一起组织和领导了伊犁起义,先后任起义军总指挥、新伊大都督府总司令部部长、军务部长、前敌总指挥。新伊议和后,任伊犁陆军师长、伊犁镇总兵,后由北京政府授中将军衔。民国元年(1912年)10月,国民政府任命杨缵绪为喀什噶尔提督兼特派员。
  民国元年6月21日,喀什道所属于阗县策勒村发生了以维吾尔族农民苏扑尔格和哥老会人熊高升为首的“策勒村事件”。俄国歪曲事实真相,命令驻喀俄军炸开喀什北门,300名俄军入城,将机轮架在道署门前,并威逼喀什道尹王炳坤,要求赔偿恤银80万两,并要求将所谓与事件有关的和阗州牧唐允中、于阗知事沈永清、苏扑尔格、熊高升等180人处以死刑。王炳坤与俄国驻喀什领事索柯夫谈判多次毫无进展。杨缵绪到喀什接替王炳坤与俄国交涉,对俄国的无理要求进行有力的抵制。在广大民众的声援下,参加“策勒村事件”的人最后无一人判死刑,一般参与者均被宣布无罪开释,从而捍卫了国家主权与民族尊严和利益。杨缵绪在喀什主政只有半年,民国2年(1913年)8月离任回到内地。
边永福 魏得喜
  边永福,甘肃人;魏得喜,湖南人,喀什噶尔哥老会首领。
  光绪三年(1877年),陕甘总督左宗棠率军入疆,平定阿古柏之乱,边、魏二人随军至喀什噶尔。左宗棠部下湖南人很多,且很多是哥老会众,边、魏二人因信奉除暴安良、扶危济困的信条,而且善于团结群众,在喀什噶尔享有很高声望,被推举为哥老会首领。喀什噶尔的哥老会在边、魏二人的管理下,上至文武官吏,下至无业游民,满、汉、维、回、哈、蒙等民族踊跃加入,哥老会组织得以发展壮大。又因哥老会有严密的组织纪律和明确的反清斗争目标,在辛亥革命爆发后,汇聚成一股强大的政治、军事力量,官府皆受其挟制,仰其鼻息,敬若神明。民国元年(1912年)俄国“侨民”色依提在于阗挑起事端,酿成“策勒村事件”,边、魏二人派莎车参将熊高升、赵大胜前往于阗处理该事件,当色依提命俄侨开枪打死打伤士兵及群众多人时,熊高升下令自卫还击,击毙俄侨29人,并放火烧毁色依提的庄园,维护了民族和国家的尊严。
  同年,喀什噶尔道尹袁鸿佑为助新疆巡抚袁大化镇压伊犁革命,授意疏勒知县张秉铎、参将汤殿恒搜刮民间银元20万两,准备押送迪化,袁鸿佑并将接替袁大化任新疆都督。5月7夜里,边、魏二人率哥老会众突袭喀什噶尔道台府衙,杀死袁鸿佑夫妇及张秉铎、汤殿恒等官吏,此案震惊全疆。焉耆、库车、轮台、阿克苏等地的哥老会也相继起事,杀死一批清朝官吏和保皇势力。
  边、魏二人起事后,恐朝廷派兵报复,迅即将哥老会众编成3个营的新军,二人各统一营。会员陈得功统一营,由于这支军队纪律严明,对百姓秋毫无犯,深得民心。“各地满民闻风趋赴,无论入伍与否,皆听边魏等号令,边魏又收服莎车、于阗、英吉沙、巴楚等县中哥老会编为队伍,以扩大其势力范围”。是时,喀什噶尔提督焦大聚、新任道尹王炳坤及各县知事皆受其挟制。
  俄国借口保护俄侨利益,派骑兵入侵喀什噶尔,用大炮炸开喀什北门,入城挑衅。边、魏二人率新军与俄国骑兵针锋相对,临危不惧,寸土不让。沙国俄骑兵见用武力威吓不成,只得收兵出城,边魏二人再次维护了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哥老会力量的发展壮大使新任新疆都督杨增新寝食不安。善使阴谋的杨增新一面给边、魏二人写信,谓之杀袁鸿佑一案已销,让他们放心,另一方面暗中指使焦大聚、王炳指示,让见机行事除掉边魏。见计不成,又借口外蒙古与俄国入侵新蒙交界处的科多布边界,让边、魏率哥老会军平定。边、魏出于保卫国防之大义,慨然率军2营赴迪化,留陈得功一营守喀什噶尔。
  民国2年(1913年)10月,边、魏率军到迪化后,杨增新调魏得喜往科多布前线作战,与蒙俄军死拼,实力耗尽,人员多亡;边永福调任阿克苏副将,途经库车时被库车知事马绍武拘捕,施以手铐脚镣,装入木笼,被杨增新送往甘肃后枪决。
刘人亻炎
  刘人亻炎,出生年月不详,湖南湘阴县人。刘人亻炎民国4年(1915年)出任莎车县知事,民国11年(1922年)离任。刘人亻炎在莎车任县知事时开渠垦荒,成就显著,被《新疆简史》称之为“新疆全省之冠”。自民国5年(1916年)开始,莎车县知事刘人亻炎便督民“开渠垦荒”。经过1年的努力,至民国6年(1917年)7月,“计修新刘大渠一道,长计二百六十余里,支渠计十九道,泄水渠二道,退潮卤咸水渠四道,至长在七十里,至短在十五里以上”。这道干渠和支渠,可灌溉“荒地十万六千一百余亩,安置四千二百二十余户”,并在渠边栽植杨柳已达五万余株”。其成绩“在新疆水利史上,堪与松筠、林则徐齐名”。因此,杨增新为其记大功3次,并呈请北京政府国务院“奖给存记勋章”,“以章劳勋”。
马福兴
  马福兴(1866~1924年)字申之,俗称马提台,回族,云南蒙自县人,经名穆罕默德·优努斯。
  马福兴原在浙江任官,后获罪发配新疆,在今米泉县境务农。民国元年(1912年)伊犁起义,起义军民与清军激烈开战,新疆巡抚袁大化深感兵力不足,接受杨增新“如欲平定纷乱,非招募回兵助战不可”的建议,授权杨增新组建回队5营。杨增新与马福兴素有往来,又是云南同乡,故而起用他为回队一营统领。马福兴任统领后,相继捕杀歌老会首领杨生花、周乔生和哈密维吾尔族农民起义领袖铁木耳等人,为巩固杨增新军阀统治立下汗马功劳,深受杨增新器重。民国4年(1915年),马福兴升任喀什噶尔提督。
  马福兴上任后,住进提台衙门(原址在今南疆军区司令部所在地)自倚功高,专横跋扈,滥用权力,向百姓强派徭役,强征建材,分别在疏勒县境帕克力克(今农三师四十一团所在地——草湖)与四十里栏杆(今疏附县栏杆乡)修建别墅。草湖一带苇湖相连,水草萋萋,四周树木葱茏,是一个景色秀丽的地方。在这里,马福兴为自己修建了一座宫殿式别墅;高墙深院,豪华壮观,占地面积约1平方公里,墙高5米,厚6米。前院是可驻扎一营部队的营房,后院是住宅,几十间房舍一律青砖砌就。别野花园格局,院内亭台廊榭,雕梁画柱,花辅水池,相映成趣。他还不惜花费巨资,在距提督署百米开外修建了一所有楼阁和花园的豪华公馆(原址在今南疆军区后勤门诊部)。为了方便和安全,又在提督署和公馆之间凌空架起天桥专供自己通行。
  马福兴荒淫无道,生活糜烂。他虽已有云南夫人、浙江夫人、兰州夫人等3个妻子,到疏勒后又娶1名维吾尔族妇女为妻,名为喀什夫人。他还以收养为名,强取10名汉、回、维吾尔族少女为妾。由于荒淫无度,马福兴淘虚了身体为了补养便四处寻找良方。有个偏方说麻雀舌头大补,他就向农民摊派“麻雀捐”。令每一户缴纳麻雀100只,捕不到,可用钱来抵,没有钱就要坐班房,受酷刑。有的农民捕不到麻雀,交不出钱,竟被抽掉脚筋。
  马福兴无法无天,对各族人民极端残暴,滥施毒刑,随意断人之手,抽人脚筋。据有关资料统计,在他10年统治期间,疏勒、疏附县人民被惨杀、残肢废骸者约有200余人。他横征暴敛,名目繁多,其中他的“蜡差事”则更为残忍。当时,喀什所属的乌恰县有个地方地面上渗出石油,沉淀的石油与泥土混合结成块状物体,马福兴硬说这是“蜡”。他不仅强迫当地维吾尔、柯尔克孜族人民为其无偿采“蜡”,还威逼商人们从他手中买“蜡”去出售。商人们拒绝购买,马福兴竟把许多商人投进监狱,有的还被砍下手游街示众。
  马福兴的所作所为使境内各族人民群众怨声载道,纷纷向省督杨增新告状。但马福兴是杨增新的亲信,又是得力干将,所以杨增新对这些控告一直置若罔闻,一味袒护。在其主子的庇护下,马福兴更是“称王称霸”。在他的“家天下”里,其长子马继武被任命为喀什噶尔协台(驻军副将,相当旅长),其女儿当上他的卫队营长,连他尚不满周岁的小儿子居然也当上了炭局会办。此后,马福兴政治野心膨胀,阴谋挣脱杨增新羁绊,想取而代之登上新疆边防督办宝座。为此,他让其浙江夫人去北京向北洋军阀曹锟贿买“建威将军”职衔,并得到七狮宝刀1把、上将戎装1套,并将所属部队扩大为30个营。这一切全被杨增新侦知,遂下决心剪除马福兴。几经筹划,杨增新决定“以回制回”。当时,新疆回族有老教、新教之分,马福兴是老教教主,杨增新就利用教派矛盾,把剪除马氏的行动交给新教首领马绍武。民国13年(1924年),马绍武指挥12营兵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袭疏勒城,擒马福兴于卧榻之上。不久,马福兴被枪决,其尸体在疏勒县城北门外示众3天。
  马福兴在疏勒10年,虽曾在草湖屯垦开荒,并在县城内修建清真寺和经文学校各1所,也曾架桥铺路、舍施钱粮,但这些举动难抵他的罪恶,仍以荒淫残暴遭到境内各族人民的唾弃。
马绍武
  马绍武(?~1937年),号世英,回族,甘肃河州人,出身宗教世家,是甘肃河州著名阿訇、回族哲合林耶教派创始人马明心的五世孙。马绍武能文能武,对汉文和经文都有较高造诣,是个博学多才的宗教上层人士。他多次在吐鲁番、喀什等地修建清真寺及其他宗教建筑,又曾主持修缮乌鲁木齐南大寺。由于广行宗教善事,他在穆斯林中颇有声望,是新疆回族哲合林耶派的著名教长之一。
  杨增新统治新疆时期,马绍武是疏附县知事,由于宗教教派之间的矛盾,受到喀什提督马福兴的打击和排挤,改任乌什县知事。民国13年(1924年),杨增新决意除掉马福兴,选中了与马福兴矛盾极深的马绍武担任军事指挥。马绍武招募了1 000余名青壮年哲合林耶派教民,组建为回队,在另外几支部队的配合下,长途奔袭疏勒城一举成功,把马福兴打死在疏勒北门外。此后,马绍武被任命为喀什道尹。
  金树仁统治新疆时期,反金暴动遍及天山南麓,马绍武利用其宗教地位、行政权力和所属回队,极力维持喀什、莎车、叶城等地的秩序。在反金暴动武装的领导权被少数分裂主义分子窃取,在喀什成立所谓“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伪政权之后,马绍武与分裂主义势力进行了斗争,为维护祖国统一作出了努力。
金树智
  金树智(?~1933年),汉族,甘肃河州人,金树仁之弟。
  民国17年(1928年)7月,迪化(今乌鲁木齐)发生“七七”事变,新疆省长兼边防督办杨增新被刺杀。时任省府政务厅长的金树仁因“主持平叛有功”,升任新疆省主席兼督办。新疆从此进入金树仁血腥统治时期。金树仁上台后,为防止政权旁落,便一味结私党,大搞任人唯亲。为了控制新疆军界,命其五弟金树信当上了省府军务厅长,命四弟金树智当上了新疆陆军第二师师长。金树智遂于民国20年(1931年)秋携家带眷走马上任,来到师部所在地疏勒县城。
  金树智不懂军事,也无心整治军队,但却很会赚钱。他到疏勒后,贪婪残暴,无恶不作,专事搜刮,人民恨之入骨。金树智又是一个嗜瘾成癖的“大烟鬼”,鸦片烟瘾极大,终日高榻横卧,吞云吐雾,如醉似痴,生活及其荒淫。
  不久,由哈密维吾尔族农民首先掀起的反金暴动迅速波及全疆。至民国22年(1933年)1月,库尔勒、轮台、沙雅、拜城、库车、新和等城相继失守,民军逼进阿克苏。阿克苏行政长徐益珊和驻军团长吕发荣向金树智求救。金树智遂紧急委任团长杨庆明为前线指挥,于1月30日从疏勒率军出发增援。但杨、吕两团均被暴动民军击溃,团长吕发荣战死,杨庆明与徐益珊一起弃阿克苏城仓皇南逃。杨庆明退至巴楚县境后奉命死守。此时,铁木尔·艾力和马仲英部马占山已向巴楚进军,直叩喀什大门,而和阗人穆罕默德·伊敏在墨玉县暴动后已攻占和阗,并向叶城、泽普、莎车进军,逼近喀什。各县守军连吃败仗,纷纷向金树智求援、告急。金树智处于前后夹攻、四面楚歌的境地。
  金树智平时贪污兵饷,大吃空额,终日非抽即赌,花天酒地;危急时刻,惊慌失措,丢魂落魄,除了向其兄呼救之外,竟毫无办法。这时,和加尼亚孜、马仲英在北疆节节取胜,金树仁自顾尚且无暇,无力派兵增援。金树智拒“敌”无力,求救无援,忧心如焚,气急败坏,遂于当年3月在绝望中服鸦片水自杀。
艾买尔卡孜
  艾买尔卡孜(1890~1941年),维吾尔族,麦盖提县人,经文学校教师、作家、翻译。
  艾买尔卡孜7岁攻读伊斯兰经文,接受伊斯兰宗教的启蒙教育,长大后进入喀什汗勒克麦德力斯深造,系统地接受阿不都吾甫·麦海苏提的传授,因学业优异,被留寺任教。在这期间,艾买尔卡孜有机会向加勒阿浩学习阿拉伯文和穆斯林文学作品,并和知名人士木希依提大毛拉接近,朝夕相处,深入探讨伊斯兰教义,为后来翻译、著作、任教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民国16年(1927年),艾买尔卡孜回麦盖提县任教职卡孜。民国18年(1929年),到莎车县阿拉库勒乡经文学校任教。至民国28年(1939年),又回到麦盖提县任经文教师。他在任教之余,创作了四行诗3 800多首,文学著作有《克其染》、《则比以萨瓦甫》、《艾地斯蒙塔海叶》、《木普土吾力艾得甫》、《库提伯依以汗》等,这些著作在前苏联和巴基斯坦出版发行。1985年,发现艾买尔卡孜2本手写本著作《语言学》和《书法》。他还从事文学翻译的工作,主要翻译作品有阿拉伯洛克满,阿肯木编著的100多条谚语,希依汗·赛依木所著的《古丽斯坦鲁》和《波斯坦》。这2本译作,均为手抄本,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烧毁。
  艾买尔卡孜因病于民国30年(1941年)6月1日去世,终年5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