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文化旅游>> 民情风俗

《老城新生》系列报道之——离开老城,你们还好吗?

来源:天山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19日 点击数:

 

喀什老城(2009年)

令世人瞩目的喀什老城改造,在完成了核心区的改造后,外围片区改造还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22万余喀什老城人,因为老城的改造,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留下来继续守望老城的历史,但也有5000人彻底搬离老城。

正是他们选择搬迁,为老城改造腾出了空间,街巷变宽了,让老人孩子们有了一个个供休憩嬉闹的小广场,为老城的新生创造了空间。

离开了老城,这些年他们还过得好吗?

居民带着家当离开老城搬入新居(2009年)

11月8日,天气晴朗,星期天,喀什人赶巴扎的好日子。

60岁的塔吉尼沙·司拉木是在去巴扎的路上被人叫了回来的。“差一点就坐上公交车走了”,她说。

一如六年前,面对采访她的记者,她还是那么热情,笑容还是那么灿烂。

她戴着很大的耳环、戒指,穿着红色的漂亮的呢子大衣,有谁能相信,这个穿着时尚的“土豪”大妈,其实是一名低保户。

 “1号小区,我的新家”

 “我今天没化妆,要不然,会更漂亮!”她充满自信地说,现在日子过好了,心情好了,不用化妆都显得年轻、漂亮。

塔吉尼沙一家住在幸福苑小区,位于喀什市北郊的浩罕乡,是一个比较现代化的小区,出入小区有门禁卡,单元有防盗门,有公共绿地,天然气、有线电视、网络等一应俱全。

包括出租车司机在内,很多喀什当地人并不知道幸福苑小区的名字,但都知道1号小区,它和位于喀什市南郊的2号小区(又叫香妃苑小区),都是喀什市专门修建用来安置从喀什老城中搬迁出来的居民。

6年前的2009年2月,塔吉尼沙·司拉木一家,离开了在喀什老城里生活的32平米低矮破旧的土房子,住进了1号小区53平米的楼房,成为喀什老城改造试点启动后的第一批搬迁户。

塔吉尼沙带着家人,几乎是逃离般的搬出了喀什老城的,她说,尽管老城里祖传下来的老屋,还有曾经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印记,但是她已经害怕了生活在“连大白天都需要开灯,从来没有阳光照进来过的土房子里”。

她说,那样的日子只能是越过越穷。

性格直爽的塔吉尼沙从不向人掩饰搬进新居的喜悦,逢人就说搬进新房的好处,每次有记者来采访,他都抢着回答问题,把记者们领进家里看她的新房。这让她当年很快就成了1号小区的明星。

 “1号小区,我的新家,这么大的窗户,连心里都照亮了,是暖和的。”她说,“真的很感谢政府,感谢共产党,我真的没有想到这辈子能住上这么亮堂的楼房。”

每每说到以前的苦日子,塔吉尼沙又忍不住落泪。

擦干了眼泪,她又说起这些年的变化来: 两个儿子都分到了廉租房;两个女儿有了工作;自己当上了小区的楼栋长总管,每个月有补助,还享受低保;丈夫生前治病欠下的债也还清了;家里花了4000多元装修了柜子……

她拿出了用纸包裹了好几层的一对金耳环,“这是真的黄金,怕丢了,收藏起来,我戴的戒指、耳环都是假的,五块钱在巴扎上买的”。有谁能想到,这位“土豪”大妈原来是低保户。

难怪曾担任过喀什老城亚瓦格街道办主任多年的帕夏古丽·赛迪尔丁说,住在喀什老城里的人天生有一种贵族的傲气,即便是再穷的人戴着假的金首饰自信满满地逛街,即便是买了几块煤也要用花布包起来、用托盘托着,让你误以为是刚走亲访友回来。

等记者看完了,塔吉尼沙又把金耳环用纸抱起来,放进了柜子里。这时,西瓜、干果、馕、热茶端上来了……

对6年前从老城搬家的情景她至今仍记忆犹新:一家人坐在车上,几十辆挂着大红花的货车一路敲锣打鼓在市区转了一圈后,来到1号小区。

 

居民带着家当离开老城搬入新居(2009年)

 “我不敢相信楼里的房子就是我的”

69岁的坎贝尔汗·吾斯曼因为身体不适,这天待在家里没打算出门,子女们打工的打工,赶巴扎的赶巴扎,都出去了。

 “真的没有想到,我这辈子能住上这么好的楼房,又活了6年。”坎贝尔汗说,她原本以为,自己会终老在老城里那个不到30平米的土房子里。

2009年2月26日,喀什老城核心区首批128户居民搬家,原本坎贝尔汗一家是被安排和大家一起乘坐政府安排的挂着红花的货车,一起敲锣打鼓搬家的,但她却在前一晚租了辆三轮车,提前搬了过来。

 “我不敢相信那个房子就是我的。”她给社区帮忙搬家的干部解释说,“如果我昨天晚上塔稀朗(死)了,也是在新房子里。”

她说做梦都没有想到,住的不足30平米的土房子,政府却给分了一套53平米的楼房。

搬到新家的第一个晚上,她和孩子们挤在一个房间里打地铺,第二天,她悄悄地问社区干部,“3间房子,我们住了一间,剩下的两家,怎么还没搬来?”

得知大家要热热闹闹地搬家,当天一大早,坎贝尔汗赶回老城,坐在邻居家的车上,凑了一下热闹。

坎贝尔汗的身体一直都不好,她说,搬到楼房后,冬天房子不冷了,上厕所再也不用爬到房顶上了,日子过好了,心情好了,身体也比以前好多了。

老人很拘谨,靠在暖气片上,接受记者采访时,一边抹眼泪,一边表达着对党、对政府的感激之情。

67岁的阿吉古丽·热合买提这天也没去逛巴扎,坐在楼前和几位老人聊天。

阿吉古丽身体残疾,当年从老城搬过来给分的是一楼。唯一的女儿在搬来没多久就出嫁了,她现在一个人住,帮女儿照顾两个孩子。

房子里打扫得很干净,客厅里铺上了新地毯,她说,住楼房天然气、水、电、暖都有,生活很方便,而且邻里关系也很融洽,大家互帮互助,就像一家人一样。

6年前,阿吉古丽因为担心搬到楼房不习惯,没有邻居,怕受到歧视,一直不愿意搬迁。 她说,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搬来一年多,才适应了楼房和新的环境。”阿吉古丽说,刚搬来时,她每隔两天就要回老城去住,原来的土房子不在了,就住在邻居、亲戚家,“我觉得对不起丈夫,他留给我的房子,我没有守住。”

阿吉古丽说,丈夫已经去世25年了,如果还活着,一定不希望她和女儿还生活在那个破旧的土房子里。

2014年,阿吉古丽生病住院,因为有医保基本上没花多少钱。她说,如果当年有钱治疗,丈夫的病也许能看好。

以前生活在老城里,阿吉古丽还摆摊卖点零食,靠着低保和摆摊的收入,她独自把女儿抚养大。如今搬到楼房虽说摆不了摊,但有低保,加上社区对残疾人的照顾,日子过得比以前好多了。

现在有时间了,阿吉古丽也偶尔会坐公交车回到老城,和以前的邻居们聊一聊,看一看老城的变化。

她说,自己一点也不羡慕留在老城里的邻居们,因为自己的生活过得比他们好。

 “选择搬出来我没后悔过”

在1号小区碰到25岁的伊力夏提·阿不都克热木时,他刚下班回来。他在附近的一家事业单位当保安,每个月有2000多元的工资。

伊力夏提还没有成家,和6年前从老城搬来前一样,他和母亲、姐姐和妹妹住在一起,1家4口人,没多大的变化。

 “我家原来住在老城的恰萨街道阔纳克巴扎社区,42平米的老房子,已经有70多年历史了。”伊力夏提说,自己并不是很留恋老房子,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也都要么上学,要么出去打工,很少有人还留在老城里。

当年政府动员大家搬离老城时,伊力夏提的母亲很担心1号小区楼房的质量,因为她听说小区几年前就建好了,但一直没有人搬来住,大家都说楼房的质量不好。

其实,伊力夏提知道,母亲是不愿离开老屋,那毕竟是爷爷、父亲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怎么说搬就搬呢?而且,老城位于市中心,而1号小区则是在郊区,母亲认为是从城里搬到了乡下。

最后,看到不少邻居都搬了,伊力夏提一家也才下定决心搬了出来。

现在看来,搬出来是对的,一家人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楼房,房产证也拿到手了,“如果还住在老房子里,说不定已经塌了”。

不上班休息的时候,伊力夏提也会陪母亲到老城去转一转,他说,现在的老城变得越来越漂亮了,环境好了,街巷宽了,越来越像是旅游景区了。

我们在小区没能见到当年采访过的塔金汗大妈,她和儿子到1号小区附近的巴扎上去摆摊卖菜了。

在巴扎上,我们转了一圈又一圈,还是没找到塔金汗大妈。

听邻居们说,她再婚了,现在日子过得很好,身体很胖,戴着金戒指、金耳环、金镯子和金项链,曾经的低保户,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土豪”大妈。

 

2015年11月,改造后的喀什老城区民居

六年前,喀什老城改造启动,在这之前,喀什市政府为了更好地推进老城改造,分别在喀什市北郊和南郊修建了两个安置小区——幸福苑小区和香妃小区,即当地人熟悉的1号小区和2号小区,计划从老城搬迁5000余户居民。

为了让离开老城住进楼房的居民们生活有保障,政府不仅补助一半的冬季取暖费,还给每人每月30元补助,每个低保户家庭两人办理免费乘车卡。

更重要的是,在1号小区和2号小区附近分别修建了集贸市场,让大家摆摊做买卖有了门面和摊位。

此外,购买公益岗位,扶持发展劳动密集型企业、社区服务业、家庭手工业、旅游业和物业管理,建设创业市场,配建部分门面房,开办便民服务网点等都成为政府保障老城搬迁居民生计的方式方法。

但不管怎样,接受记者采访的人们都表示,居住环境改变了,生活也已经改变了,比以前生活得更有尊严了。

小区里的空地上,几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在踢足球,作为曾经的老城居民的最新一代,他们从幼儿园开始就接受双语教育,汉语说得很流利,他们是国家在南疆推行14年免费教育的受益者。

塔吉尼沙13岁的小孙子就在他们中间,这个上初二的男孩,用流利的汉语告诉记者,他的理想是长大后到国外留学,当一名科学家,回来报效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