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文化旅游>> 民情风俗

帕米尔,此生不能错过的人间仙境

来源:古城喀什 作者: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31日 点击数:

 

小时候看过一部黑白电影《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深深被影片里昂首挺立的巍巍群山、气势磅礴的冰川雪峰;奇幻宏壮的瑰丽云彩、云彩民族的奇风异俗,塔吉克少女略带神秘的深邃眼瞳所深深吸引;那些草原、冰山雪峰、云彩民居、塔吉克美女……钩织出我儿时对帕米尔高原初始的最美丽印象。

 

为了将心中的圣地由黑白还原成梦的色彩,为了了却沉积多年于心难解的梦想,我终于把足迹印上了帕米尔高原、塔什库尔干。

 

帕米尔高原横卧在中亚东南部、山体平均海拔4000米-7700米,享有“万山之祖”的美誉,与青藏高原山水相连,一起构筑成世界屋脊,成为离天堂最近的神秘仙境。

 

从喀什出发一路向南,穿越沙枣飘香、白杨成林的绿洲;行走于广袤无垠的黄色麦田,大漠好似很遥远。行进在叶尔羌河畔,处处阳光明媚,疏影婆娑,感受的是塞外江南的悠然自得。

 

车轮飞奔,绿洲渐行渐远,向身后隐去,眼前是一望无涯的戈壁望不到尽头,茫茫大漠里里除了桀骜不驯、千年不枯的胡杨,尚顽强抵御着风沙砾石的挟裹,傲然伫立于漫天风沙中,似乎整个世界都沉静了下来。唯有摇下车窗,让寒风凄劲的从耳畔刮过,响起的风动啸声,才会打破这种旷寂。

 

当车轮在“中巴公路”上颠簸起来时,我们已经进入山峰夹峙的谷地,帕米尔高原正式进入我们的视野,沿途的景色处处彰显着雄奇旷凉。

 

只见咆哮的江河曲折奔流;灰色的山道蜿蜒盘旋于崇山峻岭;火红的砾岩上,嶙峋的山石凌空突起在千仞绝壁之上;正在建设中的新“中巴公路”,飒爽雄伟的英姿忽近忽远,显示古朴与现代交错的活力。

 

当车至峰顶,著名“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就位于喀什去往塔什库尔干的“中巴公路”边,冰峰身姿雄伟,身形完美,舒缓而威严昂首云端,引领群峰拱卫。

 

站在慕士塔格峰,远眺卡拉库里湖,湖水如镜,湖畔水草丰茂,湖光山色在此浑然天成。湖水倒映着慕士塔格山、公格尔山等一连串的雪山。湖畔是一片被云朵遮蔽,折射出斑斓光影的金黄草原,黄土垒筑的古石头城城堡静静的矗立光影中,折射着金黄耀眼的影调,显得古远厚重。

 

而草原上游动着的牦牛和羊群,黑的点缀,白的浮动,叠成了高原的流动画面,让冰雪的高原有了生命的色彩。在冰山雪原里泻淌出的粗旷豪放之美,令人不得不感叹:此景只应天上有,甚是壮观。

 

依依不舍的绕过草原湖泊,一座高原新城豁然展现在金秋草原上,我们终于到了此行的终点:塔什库尔干城。

 

进入这座云彩之上小城,浓郁的民族风情感染着每一个旅者,偶然邂逅的三三两两的塔吉克少女,皆是裟衣掩面,那深邃幽蓝的眼瞳,透露着羞涩,更有西域女子的神秘;而那些高大魁梧的塔吉克汉子,则是高鼻深目,体格雄伟,像极了弯弓射大雕的武士。

 

在塔什库尔干城短暂的行留中,塔吉克族人给我们留下了质朴、亲切的印象,民风淳朴、敦厚,热情好客,更是勾引着快门的频闪。我想,这正是天路带来的幸福,如今的塔吉克族以多姿多彩的民风习俗而被世人所知,随着喀什至塔什库尔干的道路越来越畅通,塔吉克这个云彩上的民族将吸引越来越多的人们前往。

 

人人都说,不去喀什不算到新疆,那么如果你去了喀什不去帕米尔、不去塔什库尔干,不去跟塔吉克人畅饮一杯酒,那也不算到过新疆。

 

如果可能,朋友们,去行走一趟高原吧。让千沟万壑的纯净世界,净化雾霾给我们的阴影;穿行民居逍遥,让塔吉克人质朴敦厚的微笑,带去我们都市的烦恼;看云舒云卷畅快,在脑海里留存下一组有关帕米尔“时光雕刻的记忆”。

 

如果把帕米尔高原比作天堂,那么塔什库尔干就是圣地,是一生一世必须前往了愿梦里天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