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文化旅游>> 民情风俗

帕米尔高原上的幸福路

来源:喀什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05日 点击数:

 

从1985年至今的30年间,塔什库尔干县库科西力克乡村民卡达木·衣布拉音一家用双手和简陋的工具在帕米尔高原深山里凿出了一条宽 1.5 米、长 2.5公里通往山外的路,这条路对于卡达木·衣布拉音一家人来说是一条通往幸福的路。

 

11月的一天,记者来到卡达木·衣布拉音的家。他家坐落在帕米尔的山谷间,距离县城大约 80 公里。初冬的帕米尔高原,寒气逼人,但天空湛蓝而通透,云朵像棉花一样雕刻在天空上,这里的人和自然浑然天成,成为帕米尔高原一幅独特的风景画。走进卡达木·衣布拉音新建好的安居富民房,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房间里,明亮又温暖。女主人提娜汗是个手巧的人儿,闲暇时提娜汗喜欢做些针线活,照顾儿孙,谈起如今的生活,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提娜汗的笑容就如同帕米尔的阳光让人温暖。她指着房子说:“如果没有路,我们怎么会住上这么漂亮的安居富民房?如果没有路,今天你们怎么能来到我家?”

 

可就在前几日,提娜汗突然头晕得厉害,跌倒在院子里,当时家里人吓坏了,赶紧将她送往乡医务室,医生诊断提娜汗患有高血压,如果没有及时送医,将会危及生命。

 

路通了,生活越来越好。希望,也在这条路上延伸……

 

路没修好前,卡达木·衣布拉音一家想要出门,必须要翻越一道悬崖,卡达木·衣布拉音的爷爷和一位亲戚,就是在攀爬悬崖外出的时候摔死了。大山不仅阻挡了卡达木·衣布拉音一家人出行的道路,也阻挡了他们与外界的联系。面对渐渐长大的孩子们,卡达木·衣布拉音不想让大山困住孩子们的求学之路,想让孩子们看看外面的世界。修路,这个念头,一直萦绕在卡达木·衣布拉音心头,挥散不去。经过反复思量和准备,1985 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卡达木·衣布拉音将自己修路的想法告诉了妻子提娜汗,提娜汗听后坚定地说:“我和你一起修路。”第二天一大早,卡达木·衣布拉音和提娜汗就从门前的山体上开始凿山开路,铁锤、钢钎、铁锹甚至双手都是两人的工具,晨曦、鸟鸣、黄昏伴随着他们走过了修路的30年……

 

开山凿石不是件简单的事,在修路的过程中,因为搬石头,卡达木·衣布拉音被石头砸伤,因为受伤,提娜汗的双手至今一到冬天就会疼痒难耐。

 

提娜汗说,最难的是在岩壁上凿路,没有攀岩的地方,就用绳子一头紧紧地绕在自己身上,另一头捆在丈夫卡达木·衣布拉音腰间,卡达木·衣布拉音在悬空的岩壁上一锤一锤、一点一点地凿路。严冬时节,提娜汗全身冻得直打哆嗦,但她丝毫不敢有片刻大意,双手紧紧抓着绳子,害怕稍微松懈,卡达木·衣布拉音就会有生命危险。

 

1991 年秋天,路修到了山崖一个拐弯处,这个路段是整个修路过程中最艰难的地方,仅仅四米的长度,卡达木·衣布拉音和提娜汗一起修了整整两年。这段路紧靠塔什库尔干河,一边是峭壁,一边是河流,无法在山崖上凿路,卡达木·衣布拉音和提娜汗只能在河岸边上用石块掺杂着树枝慢慢砌出一条路。这条路高出河面三四米,用的石块都是他们精心挑选的,每块石块都被打磨成大小形状差不多,然后再一块一块用双手砌起来。

 

卡达木·衣布拉音和提娜汗为修路倾尽了所有,为了炸山开路,卡达木·衣布拉音专门取得了爆破证书。为了修路,卡达木·衣布拉音给探矿老板打工,分文不要,只要老板工程完成后能留下一台凿岩机。从原始的铁锤、钢钎、铁锹到现代化的凿岩机、空压机,修路的 30 年,卡达木·衣布拉音花费积蓄数十万元。为了筹集资金,他变卖了家里的牲畜,一有时间就去河边捡水晶石卖钱,他四处给人打工,赚的工钱全部用来修路。

 

山里的路,并不牢靠,泥石流过后,很多路面就会被冲坏,卡达木·衣布拉音常常要对修好的路进行返工。卡达木·衣布拉音没啥高明的手段,他用铁锤、钢钎、双手这些“笨”办法不断对被泥石流冲坏的路面进行修补。这样修修停停,在一家人齐心协力的努力下,终于修好了宽 1.5 米、长 2.5 公里的路。

 

    现在, 路旁的悬崖壁上凿山的痕迹仍然清晰可见。 卡达木·衣布拉音说:“2004年, 县里提倡搬迁, 有不少和我一样出行艰难的村民离开了大山。 但是, 我不能走, 因为这里有我凿出来的路, 我舍不得走。”如今,卡达木·衣布拉音买了一台拖拉机,能自由进出山里山外,家里的农副产品也能通过这条路运到山外的“巴扎”上,一家人出行顺畅了,孙子、孙女上学方便了。卡达木·衣布拉音家里还安装上了户户通,他乐呵呵地说:“党的政策越来越好,对于我们老百姓来说,这才是实实在在的实惠,相信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红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