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文化旅游>> 文化艺术

带着迷人风情,你从中世纪走来……

来源:古城喀什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03日 点击数:

 

    远自上古时起,今日的喀什噶尔平原就是塔里木盆地第一大绿洲。肥沃的土地,充足的灌溉水源,适宜的自然气候,形成了喀什噶尔悠久的农业历史。

    距今六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今喀什市附近已有古人类从事原始的生产活动。从出土的文物考察,已有石斧、石杵、磨盘、石纺轮等,其巾从事农业生产的石刀、石镰所占比例最大,还有少量红铜制品,证明喀什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已进入金石并用阶段,经济生活则以农业为主,畜牧业为副,同时兼营渔猎,到距今三千年以前的我国周代,这里就已经完全进入农业定居的经济生活。

    西汉(前206一公元8年)时期,今喀什(古疏勒国)种五谷,土地草木、畜产、作兵略与汉(中原)同(《汉书• 西域传》)。即能出产大、小麦,黄米、谷子与豆类作物,此外还盛产葡萄、苜蓿、石榴及其他瓜果和药材。其中最重要的,自西汉末期,此地已开始有棉花的种植。在这一时期,疏勒国一带土地资源大量开发,不仅满足自给,其西南山区的依耐等城郭小国也往往“寄田疏勒”(同上),即租种疏勒国农地以满足本地需要。到东汉(公元25一220年)时期,疏勒国“田地肥广,草农饶衍”(《后汉书• 班超传》),农业经济有了更大的发展,人口已激增到2100户10万余人,军队多达3万人,使疏勒国成为西域强国之一。

    魏晋南北朝(公元220——589年)时期,较先进的铁制农具与耕作技术从关内传入西域,生产力大发展,古疏勒国完成了由奴隶制向封建制的过渡,铁制农具大部分都能在当地制造,已出现类似砍土曼的锄地工具,并使用二牛抬扛进行犁耕,充足的雪山融水为水利灌溉提供便利,较简易的水利工程及设施也开始出现。在这一时期,本地物产极为丰富,“土多稻、粟、麻、麦、锦绵”(《北史• 疏勒传》),此外,棉花已能大量种植,蚕桑和制丝业也有相当规模,当地出产的“疏勒锦”之类丝织品在西域以至内地都很有名气。

    隋唐(公元581一907年)时期,在高度集中的中央政权统辖下,疏勒农业区的封建关系有了进一步的加强和发展、唐朝在西域大力推行屯田活动,疏勒都督府曾垦有军田七屯,计350余顷,对推进当地农业生产起过积极作用,唐安西都护府设掏拓所,是专管水利事业的机构,在这一机构主持下,按地亩征调劳动力服役,大力兴修水利,疏勒农业区的农业生产面貌有很大改观。据唐玄奘《大唐西域记》所记,古疏勒国当时就以“风雨顺序,气候和畅”,“稼穑殷盛,花果繁茂”而著称。

    喀剌汗王朝(公元840一1211年)时期,作为王朝政治中心的喀什噶尔,农业经济持续发展,除了种植小麦、水稻、高粱、玉米等基本作物外,还大量种植大麻、糜子、啤酒花、棉花及各类油料作物,园艺、蚕桑及蔬菜种植业也比较发达,喀什噶尔生产的棉花、丝、葡萄、甜瓜、桃、杏与白胡萝卜闻名于整个中亚。为了发展农业,喀剌汗王朝自木萨本• 阿不都克里木• 阿尔斯兰汗(公元955一971年)开始,大力发展交通和水利事业,整修克孜勒河与吐曼河,兴修了不少具有大规模灌溉能力的设施,并在耕作上推行变工互助的生产关系。

    元朝统治时期,喀什噶尔成为察合台后裔与元王朝争夺的军政要地,战乱频繁,破坏惨重。1262一1264 年间几次大规模的战争洗劫,使喀什噶尔几乎化为一片废墟,荒芜的田地里找不到一头耕地的牛,喀什噶尔的农业经济走进历史最低谷。1274 年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途经喀什噶尔去元大都朝见忽必烈汗时,曾记载这里“有美丽的花园、果木园和葡萄园,棉花、亚麻和大麻的产量也很丰富,由国内(指当地政权)的商人远销世界各地。”(《马克• 波罗游记》 )但居民的“食物粗鄙不堪,饮料质量低劣”(同上),生活已陷入极端困境。为此元世祖忽必烈于1288年下令让喀什噶尔和和田的1050户工匠改行务农,又于1293年调了700户柯尔克孜族山民到喀什噶尔屯田,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农业生产。

    到明代(1368一1644年)以后,喀什噶尔先后由蒙元贵族杜格拉特部与叶尔羌汗国统治,农业经济开始振兴,喀什噶尔很快就成为天山南部最主要的产粮区,每年有相当多的农作物输往外地。园艺事业的大规模发展是这一时期最显著的待点,被称作“巴格”的果木园几乎遍布农村和城郊的每个角落。叶尔羌汗国为促进农业发展,在立国之初(1514年)曾宣布农业免税十年,并在喀什噶尔农业经济已达到高潮之后,向阿克苏等地调迁了大批富有种植经验的农户以推进整个天山以南的农业。

    清朝(1614一1911年)接手对新疆的治理时,天山以南的社会制度基本上是农奴制,并保留有少量奴隶制残余,喀什噶尔一带以农奴制为主,但较先进的封建地主制也已有相当势力。农奴主和封建地主对人民的剥削压迫日益加深,在新疆建省(l884年)之前,清朝曾长期采用限制内地汉族与南疆少数民族流动往来的措施,来南疆定居的只限官吏与军队,去内地的只限当地六品以上的伯克进京年班入觐。既使持有经商官票,也不许内地人在南疆久待或定居。这种隔绝维汉人民文化经济交流的措施,严重阻碍了喀什噶尔农业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在新疆建省前的一百多年间,“大小霍加”及其后裔在中亚浩罕汗国统治阶级的支持或直接干涉下,喀什噶尔一带长期处于战乱之中,农业经济更是遭到惨重破坏,久久难于恢复。清代,喀什噶尔的农业生产发展处于缓慢停滞状态。

    在这一时期,喀什噶尔农村所使用的农具基本上还是砍土曼、木犁、耙、柳筐、镰刀等,二牛拾扛一直沿用到解放初期,采用粗放的耕作方法,小麦不进行必要的垄沟、条播和中耕,播种时手撒籽种,疏密无空,使用牛、马、驴、羊粪肥田。由于人少地多,采用轮耕制,一般是“一歇一种”。年收成以下籽种数计算,天山以南各地平均收获量是每亩籽种数的7一8倍,喀什噶尔农区产量较高,小麦的收获量大体上是播种量的8一10倍,一般每亩下种20公斤(约1一1.5 称子),亩产量在200斤之内。谷物打场时常用驴、牛踩踏脱粒,收获后装麻袋贮藏于干燥的地窖之中。水利事业有一定进展,清朝政府曾积极推进和指导治水灌溉。清光绪末年在喀什修筑约阿瓦提大渠至今还为喀什市农业生产提供灌溉之利,当时的水利设施多为伯克、巴依垄断控制。当时的农作物,据《西域图志》记载:“百谷皆可种植,而以小麦为细粮”,即小麦为最主要的农作物,而且秋麦夏麦都能培植。因此小麦往往是最受重视的农产品以及征收实物税的主要对象。此外,也盛产玉米、高粱以及豌豆、扁豆、绿豆等豆类作物,水稻产量不高,大麦多用于造酒和饲料,高粱和糜子除食用外,也用以造酒。

    民国年间的情况基本保持清末水平,唯民国30年(1941年)后,疏附县(喀什市)从苏联调进一批当时较先进的农用机械,其中有0—16号铁犁、3—H622体犁、培土犁、三字形耙、8号中耕器、14号中耕、5号风车、分种机、单引播棉机、5谷播种机,自蹬割采机、割草机、马扒、铡草机等,总计129台(架),由当时的县农牧局接收后发卖给郊区农户使用。这批机械虽比旧式传统农具有很大进步,由于数量少,对本地的农业推进作用不大,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当地农民的传统观念。(石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