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文化旅游>> 文化艺术

一匹马承载着 草原的悲哀(外二章)

来源:天山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04日 点击数:

一匹马。一匹瘦骨嶙峋的老马,从秋风中,牵着主人向我走来。

    近了,老阿爸颤抖地说,求你不要打它,其实年轻的时候它跑得很快。

    我拍拍它,它很听话,生怕背上老阿爸唯一的口粮不小心掉下来。我牵着它,从清晨到日落,月光下老阿爸接过口粮,一双深陷的眸子亮亮的,稀疏的头发仿佛憧憬中飘香的莜麦。

    一匹马。一匹瘦骨嶙峋的老马,在夜色中,牵着主人离我而去。

    远了,有老阿爸微弱的声音传来,今晚睡个饱觉吧,但愿明天的太阳晚些出来。

    胡麻地里来了不速之客

    胡麻成熟的时节,遍野的金黄,为草原举行着繁华的葬礼。

    一群游客刚卸下好奇,另一群就迫不及待地摆弄着相机。胡麻地里来了不速之客,到处是盛装舞步的场景。

    老阿妈站在地头目光呆滞,清晨种下的一粒阳光,正午就长成一腔汹涌的火。那泛着古铜色光芒的脸庞,被这些和死神相拥的植物,渐渐吸干了血液。

    一只雄鹰在天空哀号着,秋风正舔舐着它滴血的伤口。或许,在这个蓄满忧伤的季节里,在狩猎者的枪声中,它只是想,找寻一粒能孕育希望的种子。

    草原,今夜我为你哭泣

    我走的时候,马头琴已经失声。那群离家的羊迟迟不肯归来。老阿爸在暮色中站成一座雕塑,病榻上的老阿妈再也没能醒来。

    苍天般的草原啊,卑微的浅草,萃取着岁月的精华;低吟的黑夜,藏满牧民瘦削的艰辛。

    风吹过的时候,我分明感受到了刀割般的阵痛、麻木,更多的眼神早已满含无奈。

    草原,今夜我为你哭泣。为羊群,为老阿爸、老阿妈,还有更多悲哀的生灵。愿我祈祷的泪水,流过你每一寸写满忧伤的土地。愿那只受伤的雄鹰,在我转身离去的那一瞬,飞向筑满希望的黎明。

    注:莜麦、胡麻是草原高寒地带适宜生长的两种农作物,前者果实用于食用,后者果实用于榨油,均低产。( 孙庆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