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文化旅游>> 文化艺术

远方故乡的年味

来源:喀什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14日 点击数:

远方的故乡, 如古井泉水一般甘甜又温润, 哺育着我们的成长; 如青苔小路一般熟悉又弯曲, 见证着我们的远去; 如老树的年轮, 牵挂着我们的甜蜜想念。

 

很久前的那一年了, 我离开了故乡, 从此, 故乡便在很远的地方了。对家乡山山水水、 花花草草的怜爱如雪花缠缠绵绵, 对父辈的挂念如剪不断的丝丝缕缕, 对远方故乡的节日味道, 如母亲亲手做的米酒, 时间越久, 甜香越浓郁, 回味越无尽头。

 

掰着手指数一数、 算一算, 一切都历历在目。儿时每年的正月初二, 不管是雨天还是晴天, 父亲总会用萝筐担着儿时的我们, 往外公外婆家拜年去。到了地点后, 点上长长的鞭炮, 听到上千响的浏阳炮声, 左邻右舍便出门张望,嘴里嘀咕着, 这又是他家哪个女婿来了呀。这时, 外公外婆、 舅舅们、 或是来的早的姨姨们, 还有十几、 二十几个表兄、表妹、 表弟们都出来迎接, 那场面真是壮观。

 

随后, 大家稍作交流, 便熟悉、 热闹起来了。尽管那时不算是十分富有, 但我们依然可以收到外公外婆提前购买的冲天炮, 精心准备的用红红的纸裁成做的红包。

 

团圆饭也是丰盛极了。大家先是吃两个醪糟荷苞蛋, 热热身。然后上些花生、 动物内脏做的 “盘子菜”, 女婿们、 舅舅们便开始喝酒。一家子是那么的和睦, 长辈们在觥筹交错中, 谈论着一年的得与失, 盘算着来年的计划。然后就是有着 “十大碗” 美名的正餐了。对于我们而言, 最难忘的便是那外婆推磨磨成的米粉, 蒸的粉蒸鸡、鸭、 鹅腿了, 外婆会一一夹到我们碗里, 说吃了才能走得更远、 跑得快。现在常想, 也许是不是小时候吃得多了,现今的我们, 似乎都走了很远很远。

 

时光飞逝, 走远后的我们, 有去深圳、 广州的, 有去湖北的, 而我, 却到了最远的新疆。

 

    虽然故乡在远方, 但是有春节的连接, 依然有回味的甜蜜, 轻轻一碰, 芬芳四溢!愿远方的游子, 能常常回到远方的故乡。因为那里有最至爱的亲情, 让每一个年年岁岁花相似, 岁岁年年人团圆的愿望成为生命过往中的最美历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