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文化旅游>> 文物古迹 >> 正文内容

艾尔肯·阿吉家成了维吾尔建筑雕刻艺术博物馆——喀什老城保护综合治理工作纪实(十三)

来源:天山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09日 点击数:

 

艾尔肯·阿吉的家,一座“维吾尔建筑雕刻艺术博物馆”。

  新疆经济报讯(记者阿比拜 巴立 冯永芳 吴卉 通讯员张磊摄影报道)作为老城居民,也作为一名建筑商人,还有谁能像艾尔肯·阿吉一样,比了解自己的孩子更了解他生长的巷道呢?对于简陋然而亲切、破旧但是无比珍贵的这些巷道来说,只有将自己出生的第一声啼哭送给这里,躺在这片土地上第一次聆听母亲的“安拉之歌”,每天都呼吸着这里的空气,吸吮着老城那流淌着的“九龙泉”水的人,才有资格来评价、来诉说这座老城的坎坷路程和自己的艰辛生活。

  老城的建筑特色让他痴迷

  艾尔肯·阿吉深深地爱着自己成长的这座古城,他总是希望自己能了解这座老城所有的一切。作为一个读书不多的人,他总是喜欢跟那些读书多的人、对老城有很深了解的人聊天。

  在喀什老城出生成长的老城作家阿不都热依木·沙比提老师就是其中的一个。他们总是会聚集在那些可以边吃馕边聊天的男人的一片天地——遍布在老城各个角落里的百年老茶馆里听阿不都热依木老师谈天说地。

  阿不都热依木老师是民间作家,因为出生在老城,所以对老城传统的一些建筑文化以及民俗都有着深刻的见解。喀什老城在他的笔下是一个神秘而又有着自己生命力的大男人。而他也喜欢每天穿梭在老城区的角角落落,将自己学习到的了解到的分享给喜欢听的那些人。艾尔肯·阿吉就是其中的一个。“老城区的街道分布、巷道走向上,受地形、地势及维吾尔传统建筑理念影响,因地制宜,随势而上,不管东南西北,怎么合适怎么走,怎么方便怎么建,都是以中心向外放射式地延伸,曲折婉转,纵横交错,宛若迷宫,大有让人‘进得去出不来’之感……”阿不都热依木老师一边喝着喀什芳香的玫瑰花茶,一边偷偷地瞄着那些正在认真听自己讲课的喝茶人。每天,他总是会在茶馆里待上两三个小时,不是自己不想走,而是说得已经没有人愿意让他走。而对建筑艺术特别痴迷的艾尔肯·阿吉总是会一边不停地给老师添茶,一边追问老城居民们世代流传下来的那些艺术品的故事。

  “由于新疆干旱少雨,特别是喀什,无雨水侵扰之忧,故这里的民居均为平顶,房顶的封闭和修饰又自成风格。房顶结构上,承袭了维吾尔人民居建筑檩椽合一处理的做法,只是将传统的望板材料苇席、苇帘换成了更加‘奢侈’漂亮的‘瓦斯屈勒普’。在间距五六十厘米宽的密檩间一个挨一个地铺满平面朝下的椽子,上面再铺以芦苇、芦席等,最后抹草泥封顶。而在密檩满椽之下就不再覆盖他物,直接当望板,简洁而古朴。很多人为了美观都会在上面涂油漆或者描绘山水图案做修饰。也喜欢在墙壁上修置壁炉……”阿不都热依木老师的这些话,艾尔肯·阿吉都深深地记在了脑子里,因为他要用这些知识的累积来装饰自己的新房。

  而在后面的聊天中,艾尔肯·阿吉得到了更多的信息。

  原来,建筑本身就是一段凝固的历史,不仅能反映历史上的社会经济状况及当时人们的生活状态,同时也反映了人们对建筑的审美观念。从老城的一些建筑特色就可以探究这座城市的往昔景况,乃至西域民居演变的证据。

  “那么,如果我把这些建筑的特色都集中起来,把他们都放在一个地方,那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维吾尔建筑雕刻艺术的博物馆吗?”艾尔肯·阿吉在心中得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的答案。

  老城的低吼飘荡在他的童年

  艾尔肯·阿吉走在自己家门口的这条街道上,脑海中的记忆一个一个地闪现。艾尔肯·阿吉还记得,老城里还有不少并不富裕的居民。无数的房顶、廊檐、烟囱,用木条绑出来的院墙、歪歪扭扭的晾台和叠垒的小屋,会让住在这里的人觉得自己就挂在一只大蜘蛛编织出来的大网上,让人不知道哪天这个蜘蛛网会破一个洞,人和城都会从这个破碎的洞里掉下去,一个一个,一座一座慢慢地消失。那些灰色的童年记忆让艾尔肯·阿吉一直都有个迫切地想改变的欲望。他还记得小的时候父亲每天晚上给他讲故事,总是告诉他老城每天晚上都会唱歌,那是一种悲戚而又动听的歌声,犹如在恐慌和不安中呻吟、挣扎的数千万人正在拥挤不堪的夹缝中发出低声吼叫一样让人疲惫。而这样的怒吼,老城居民们都听见过,但是因为无力改变的事实只能将这些怒吼悄悄地放在心里,提心吊胆地等着它的爆发。而艾尔肯·阿吉总是觉得自己在童年那小小的空间中也曾随着老城一起发出过这样的低吼。“我要重生,我要年轻,我要减负,我要更大的空间,我要安全的屋梁,我要敞亮的窗户……”艾尔肯·阿吉想起了曾经他听到的那个巷道中发出的低吼的声音。幼年的记忆中,艾尔肯·阿吉一家人挤住在40余平方米的用生土建造的房屋内。但是生活是不可能停留在一个地方的,城市的发展要符合时代发展以及人民需要而增加新的色彩和变化。老城每天晚上发出的低吼声,党和国家听到了。“生命就是一切!民生第一!”党和政府给老城带来了希望。当喀什老城区改造第一次大会召开的时候,艾尔肯·阿吉早早到了会场。他一会儿坐在这个的身边听听,一会儿又跑到老城改造办工作人员那里聊聊,总是希望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就算是第一批的改造我的房子不在其中,我也只是想听听,这么好的政策我想听听。如果让我的房子第一批改造,我绝对第一个举手赞成。”艾尔肯·阿吉就是抱着这个想法在会场上给那些还在犹豫的住户们自发做思想工作的。

  在老城改造前,艾尔肯·阿吉就已经是一个比较出名的包工头了,从小出生在简陋、低矮而孤独的房子的他一直都有着设计大房子、舒适的房子的愿望。于是当机会来到他面前时,他没有犹豫地从一个泥瓦匠慢慢地变成了建筑商人。当时他的生意可以说不仅在喀什,就连周边的和田、阿克苏都有人慕名预约找他。

  来找他帮忙的人都会满意而去

  老城改造的时候,他停止了很多在外承包的建筑项目,将公司全部人员调回喀什老城。对于艾尔肯·阿吉来说,老城改造是最重要的,很多人希望参与到这样的工程里都参与不进来,他是老城居民,他知道大家原来住房的样子,而他也知道大家最需要什么样的房子。他希望正在改造的老城里有一批新房子出自他的手。于是,老城区改造的时候,也成了他最忙的时候。街坊邻居们都来找他商量新房子应该怎么设计,怎么装修。他不厌其烦地到老城居民家里去看,然后根据来索求意见的人给大家不停地画图来看。最终,来找他的人都会满意地回去。而他也会满意地期盼着还能有人来找他。有时候他最忙的时候可以跟街坊邻居十多个人一起聊房子的事情直至深夜。那个时候很多人是兴奋的,但是一部分人是害怕的,不知道改造后的新房会不会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每每这个时候,艾尔肯·阿吉都会拉着他们走到未改造的房子前说:“你还想让你的子子孙孙住在这个一下雨就往外跑,为了不上厕所不喝水,男的女的都住一间房子的地方吗?……”

  说实在的,艾尔肯·阿吉是一个周边邻居们比较认可的好人。稳重、直率,总是说让人能感受到分量的话。

  “你们还记得几年前,邻居家精神出问题的9岁的儿子玩打火机,将家里的桌布点燃,烧毁了整个房屋,当时我们都在现场,我们虽然冲进去把孩子救了出来,但是因为街道狭窄,房子构造都是生土建筑,房子燃烧的速度快,连了好几个房子,我们都是用桶、盆、瓢等运水,用了一两个小时才将火扑灭。当时他们唯一的家也没有了,要不是街道办事处的人组织了捐款,帮助他们渡过了难关,他们估计现在连生计都是问题。现在的他体会最深,他要第一个改造,难道你们还不吸取教训吗?”艾尔肯·阿吉总是拿着血淋淋的事实讲话。

  他的家真的成了“维吾尔建筑雕刻艺术博物馆”

  当轮到自己的家改造的时候,艾尔肯·阿吉直接让自己建筑队里最好的木雕师傅停工全部都集中在了自己的家里。在他的脑海里,一直埋藏着“要让我的孩子从小就有一个美好的记忆”的想法。作为一名退伍军人,一名老党员,他一直深深地感激党和政府为喀什老城人民的生活改善、生命安全投入了那么多财力和物力,为了表达感激之情,他想将新房建成喀什老城这座“活着的”博物馆里的一间维吾尔建筑雕刻艺术博物馆,供游客参观。其实,“为国家做一些事情”这个愿望,艾尔肯·阿吉很早就埋在了心里,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老城改造让他找到了方向,艾尔肯·阿吉开始收集喀什市所有关于维吾尔建筑的资料。读书不多的艾尔肯·阿吉为了能收集齐维吾尔建筑艺术中木雕和砖雕样式,翻阅了很多历史资料。不仅如此,无论他走到哪里,他的手里总是有笔和纸。看到自己觉得好的花纹现场就将它画下来,看到别人家里祖上传下来的花纹就偷偷地记下来,就连路边被人废弃的有花纹的木头桩子他也会认真看一看,生怕有遗漏。如今的艾尔肯·阿吉脑子里装满了各种传统花纹和造型,随手就能画出来。

  为了让自己建造的“维吾尔建筑雕刻艺术博物馆”内容更加丰富,艾尔肯·阿吉去香妃墓、艾提尕尔清真寺等地方,把见到的花样一个一个地都画了出来。回来就在这些资料的基础上,按照新居的构造进行创新和改良。

  他的新房仅是砖雕和木雕制作就整整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公司里所有的雕刻师傅都集中在这里,他还借助这次新房改造的机会,在师傅们中间搞起了业务大赛,很多在传统底色上实现的创新性雕刻工艺被完美地呈现在他的新居中,加上全部是实木雕刻,令人顿觉富丽堂皇,犹如宫殿。

  艾尔肯·阿吉的新家,是一座建筑面积360平方米、缀满了砖雕工艺、承载着浓郁维吾尔民居特色的三层“豪宅”。而从房屋内部看,这是一座有着近三百多种花纹和图案的砖雕、木雕作品的维吾尔建筑风格的“博物馆”。

  这是他的建材公司里十几位雕刻师傅的手艺,汇集了维吾尔建筑艺术中的各种元素。如他所愿,凡是到家里来的客人,都说这不仅是喀什老城改造后矗立起的一座典型维吾尔民居,还是一座名副其实的维吾尔建筑雕刻艺术的博物馆。这座新居曾令多少疆内外游客艳羡!

  用五个砖雕墙面表达对党和政府的感恩

  去年5月,他搬进新家,每次走向家门,他的心里都会涌起儿时的记忆,继而感慨今天的幸福。

  他还记得搬进新房子的第一天,他与妻子和三个女儿坐在院子中间的大炕上说起了曾经的那些生活。妻子是一位美貌而慈祥的妇女,而他们的三个孩子也从母亲的身上汲取了美貌,从父亲的身上传承了感恩,一张张灿烂阳光的脸给这座新房子增添了一缕耀眼的光彩。

  如果没有搬进新房子,可能就没有这样的机会能跟妻子、孩子们坐在一起聊天,更不可能看到原来自己的妻子还是这么美貌,而自己的孩子是这么阳光吧!艾尔肯·阿吉这样想着。

  每一块砖、每一块木头的雕刻,阿尔肯·阿吉都赋予了它自己的意义。

  “没有文化内涵的砖雕和木雕是经不起历史考验的,要让它跟着这座新的老城继续在历史的长河里顺流,那我必须让它们有自己的文化内涵。”艾尔肯·阿吉说。正是这样的想法,让艾尔肯·阿吉的家里每一个墙面上都能看到一种新赋予的文化。

  在客厅里,有五个蕴含了近百种砖雕的从低至高的砖雕墙面。对此他给这五个砖雕墙面赋予了自己随着国家一起成长的五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我1975年成为了学生的一个标志性阶段。这个阶段的砖雕我运用的是‘钻石’的形态,表达我是在党的光辉照耀下7岁就进入学校接受教育;第二阶段是我1985年光荣参军时候的标志,这个时候我用的是‘心’形的砖雕,表达我的心时刻向着党;第三阶段就是我1995年第一次创业的时候的状态,我运用了‘花’的形态,表达因为国家强大,我也能一步一步地走向开放的状态;第四个阶段就是2005年,我第一次赚到100万元的时候,这个时候我运用了多种的方法,想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永远都不会停止;而最后一个阶段就是2015年,我住上了国家给我们出资改建的新房子,实现了自己小时候住大房子、住安全房子的梦想,而这成了我这一生中最鼎盛的时期。我运用了‘心’形的砖雕形态,想表达我的无限感激之情,希望国家能永远繁荣富强,也希望今后国家能越来越强大,而我们每个人的心都能时刻向着党的寓意。”艾尔肯·阿吉有些腼腆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