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文化旅游>> 文物古迹 >> 正文内容

外迁居民咀嚼幸福的滋味——喀什老城保护综合治理工作纪实(十四)

来源:天山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09日 点击数:

新疆经济报讯(吴卉 冯永芳 巴立 阿比拜报道)打开新疆喀什市的地图,由东向北、向西的吐曼、亚瓦格、色满和云木拉克夏四条道路像一口大锅,扣在东西走向的人民东路、西路上,扣在“锅”里密集的土色的民居群,就是老城核心区的范围。

  喀什老城改造的时候,为扩展空间腾出地和搬迁安置,这两大难题,使改造工程的步履异常沉重。而“一户一置换”解开了外迁的死结。凡是愿意外迁的居民,原住房面积小于50平方米的,政府可在新区为其提供一套50平方米的新居,外迁户不掏一分钱就可以入住新房了。

  建设安置小区的工程顺利而快速。喀什市东南方向,距老城区约2公里处,一栋栋漂亮的新居拔地而起,这是专门为安置老城外迁居民而建的幸福苑1号小区,与1号小区相邻的,还有就近建房、就近安置的2号小区、5号小区。小区建有公共休闲广场,许多低保户和困难户欣喜万分地搬入新居,过上了让他们无法想象的现代文明的新生活。

  统建的小区,将维吾尔族的庭院风格融入其中,楼房四周花草环绕、绿地如茵。老城居民们慢慢地咀嚼着幸福的滋味。

  翘盼“邻居”的大娘

  远远望去,幸福苑小区是一幢幢六层条楼,是按维吾尔族人家的居住习俗设计和修建的。建筑门窗顶部是拱形,墙面、阳台、楼梯等都有老城居民熟悉的庭院风格。房屋面积在46.3至53.7平方米之间,两室一厅一厨一卫,水、电、暖、天然气、闭路电视、电话线都接到了每家每户。搬来的老城居民大多数是困难户,喀什市政府免费为各家安装了天然气灶和过水热,为了帮他们节省装修费用,所有房屋的墙、地、房顶全都抹好了水泥,墙壁刷上了白色的涂料,外门安装的是防盗门,一楼前后窗安装了铁护栏。居民们把家具一摆,地毯一铺,壁毯一挂,就可以安心入住了。进入花红草绿的小区,大门的墙上,悬挂着宣传橱窗,贴满了各类信息。宽阔的水泥路通到各幢楼前,楼与楼之间有绿地花圃,“螺旋状”的松树挺立着。当豪华古朴的路灯亮起来的时候,灯光照进吐尼沙汗大娘家的厨房,她正在给一家人做拉条子呢。说起刚住进来的趣事,大娘笑得弯下了腰。许多居民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闹出了不少笑话。2009年2月25日,是亚瓦格街道办居民吐尼沙汗大娘搬家的日子。初春的喀什老城春寒料峭,当她走出昏暗狭窄的老屋时,心里像着火似的焦急,恨不能一下子飞到新房子去。租来的小货车突突突跑起来,冒出一缕青色的烟雾,向城外驶去。没多久,城北一片橘黄色的楼群出现了。她高兴地大喊道:“我的新家到了,我有新家了!”没想到第二天,集体搬家的邻居发现了吐尼沙汗大娘。她又返回旧房子去了,和大家一起合影后,坐在别人搬家的车上返回幸福苑小区,又“风光”了一把。56辆白色的皮卡车,载着56户老城居民驶向幸福苑小区。邻居有些不解地问她:“不是说好今天搬吗?你为啥提前一天租车搬家,还要花那笔冤枉钱呢?”吐尼沙汗大娘说:“我一把年纪了,我等不及了。如果我活不到明天怎么办呀?我提前搬进去,即使第二天死去,也至少在新房子享受了一天。感谢党、感谢政府,让我住上了暖和的新房子,我的腰腿病会好起来的。”喜悦的人群中,吐尼沙汗大娘寻找着时任亚瓦格街道办主任帕夏古丽高挑的身影。她看到了抱着被褥、正帮居民搬家的帕夏古丽。她拉住了像女儿一样贴心的街道办主任的手,急切地说:“美丽的帕夏主任,我有个问题要问下你。”看到这位提前一天自己租车搬家的老人,帕夏古丽开心地笑了:“阿恰,您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新楼房有好多以前没见过的新设备,你是不是不会用呀?”“不是,不是!”吐尼沙汗大娘认真地说:“昨天晚上,我高兴得没有睡觉,用眼睛看着洁白的墙壁,用手摸着光滑的窗台,还试用了冲水的卫生间,最后坐在热热的暖气包前面,我一直哭的呢……”“可是,帕夏主任,我房子里的另外两个人怎么还不来住呀?我特别想看看我的邻居,我已给他们烧好了奶茶。”幸福的笑容漾在吐尼沙汗大娘的脸上,沧桑的皱纹变成了调皮的线条,让她看起来那样生动可爱。可是她的问题,帕夏古丽没有听懂。

  “什么另外的两个人?”帕夏古丽使劲地眨了眨眼睛,一时半会儿弄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阿恰,你带我去你的房子看一看吧。”两人牵着手走进了大娘的新家。50平方米的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一间小卧室里,吐尼沙汗大娘和儿子的衣物被褥整齐地摆放在墙边,窗台上的玻璃瓶里,插着一束绢制的牡丹花,平添了几分生机。客厅和一间大卧室空荡荡的,一壶热茶、几个茶碗摆放在客厅的地上,和大娘一起热腾腾地等待着它们的“主人”。

  “帕夏主任,你看,我和儿子住的这间房子我收拾好了,现在就等另外两间房子的邻居搬进来了。”大娘的脸上充满了期待的微笑。

  眼泪顺着帕夏古丽的脸颊流下来,“阿恰,这三间房子都是政府让你和儿子住的呀!你在老城的土房子很小,虽然只有18平方米,但政府的政策就是给不足50平方米的居民一律补偿为50平方米的新居啊!”

  笑容凝结在大娘的脸上,好久都没有化开,“真的吗?我真的要住这么温暖、这么大的房子了吗!”吐尼沙汗的眼泪也夺眶而出,她哽咽道:“感谢共产党,感谢政府,感谢你,美丽的帕夏主任……”

  老光棍终于安家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过来的时候,艾克木阿洪已打扫完楼道里的卫生。家里的桌子上,老伴已烧好了奶茶,香味在屋里弥漫着。

  艾克木阿洪打开了家门,又轻轻地抚摸了一下门锁,这个动作天天都在重复,没有谁能洞悉艾克木阿洪的心思。是呀,幸福的生活来得太突然,他常常产生一种幻觉,怀疑自己的眼睛,直到进屋看见老伴,他才会情不自禁地笑起来。

  他踩在客厅的红地毯上,端起热腾腾的奶茶,眯起眼,喝上一口,咀嚼着幸福的滋味,这是他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步入古稀之年,他才拥有一个温暖的家。

  今年76岁的艾克木阿洪,已在喀什市幸福苑小区居住了6年。小区里都是从老城区迁来的第一批居民。亚瓦格街道办事处成立了幸福苑社区和党支部,10名干部负责小区管理,还有保安、物业人员、保洁员等为小区居民服务。保安穿着制服,24小时在大门口巡逻,居民享受到了保安站岗放哨的待遇。小区旁边还建起了一所小学,孩子们上小学也不用跑远路了。

  没搬新居前,他是恰萨街道办事处卡扎其社区有名的老光棍。他靠赶毛驴车给人运送粮食等东西谋生,挣的那点钱刚够他吃饱肚子。无钱买房的他,只好蜗居于一间5平方米的地下室内。来相亲的姑娘,看到住地下室都吓跑了。一晃,大半辈子过去了,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他。

  老城改造给他带来了好运。福星高照的他,分配到幸福苑一套50平方米的楼房。社区还聘他为清洁工,每月发300元酬劳,解决了他的吃饭问题。一夜间,他的身价倍增,与从前不可同日而语,将他拒之千里的爱情之门也豁然敞开。亚瓦格街道办事处托尔亚瓦格社区书记胡尼且木为他牵线做媒,55岁的吐尼莎古丽·阿不都拉成了他的新娘。艾克木阿洪在搬入新居后,选择在一家饭店举行了隆重的婚礼。那些在饭店偶遇他婚礼的顾客,听到这对老年夫妇的故事后,向他献上了一束束的鲜花,老人也笑成了一朵花。生活的甜蜜与爱情的滋润,让艾克木阿洪梦里都会笑出声来。

  “没有共产党,我一个孤寡老人怎么会住上好房子,怎么能娶上好老婆呀。感谢党给我的一切,我每天只有把楼道打扫干净,才对得起舒适的家,我打心眼里感激老城的改造,幸福一下子砸中了我!”艾克木阿洪举起手臂形容道。

  他的家装扮得很温馨。客厅与卧室铺着大红地毯,客厅窗户挂着蓝绿色的纱质流苏窗帘,窗台上摆放着几盆花草。卧室的被褥用一块绣有大红花的绒毯包裹着。满屋子的花儿,映衬着夫妇俩开心的笑脸。

  站在阳台上望出去,幸福苑小区被花草环绕着,有停放自行车、摩托车的车亭,路边古朴的路灯照亮了人们的笑脸。出小区向北走几十米,就是政府特意为小区开设的公交站点。往东走,居民可以就近去综合商贸市场购物,不远处是一座新建的清真寺。

  幸福苑的幸福生活,引来络绎不绝的参观者。遇到有人聊天时,艾克木阿洪总会打趣地说:“唉,我的名字叫幸福呀!”

  每天睡到自然醒了

  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艾肯·阿不都艾力都会问老伴:“我这个老头子还活着吗?”老伴拍拍他的头说:“哈哈,你活得旺着呢!”这对夫妻搬入幸福苑小区后,夜夜纠缠的噩梦远去了,每天都睡到自然醒。过去,艾肯夫妇住在老城区高台土崖上。老房是生土建筑,一家紧挨着一家。户靠户,墙挨墙,窗临空,别人家的墙一塌,唇齿相依的墙全都倒了。地震、雨雪都对岌岌可危的古老民居虎视眈眈,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去。他的心一直悬在嗓子眼上,四十年前挖的地道穿过他家的老屋。“文革”时,国家号召“深挖洞,广积粮”防范侵略。于是,喀什人在老城下大挖防空洞。挖出来的土把街巷路面抬高了近一米。原有的排水沟被完全覆盖,老城排水功能彻底丧失,雨水、雪水经常会倒灌进院子里。艾肯家的墙体一年年地下沉开裂,每年大修都无济于事。让艾肯揪心的是,房底下的地道已塌陷成一个巨大的洞,洞顶离房屋地基只有十几厘米,最薄处有两指厚。夜晚来临时,全家人提心吊胆,害怕坠入洞中。

  “我们就像生活在死神的怀里,夜里与死神同眠。”地洞太大了,他不知如何下手,弄不好会洞塌房倒,还会连累邻居。老屋不能补救,又无钱搬迁。“唉,我只好认命了。真没有想到,老城改造让我们家过上了好日子。”艾肯的眼泪“哗”地流了下来。

  老城改造时,艾肯听说危旧房可以置换成楼房时,他和妻子激动不已。两个人跑到幸福苑小区一看,二话没说,立即签了置换协议。办完手续,夫妻俩立马收拾东西,住进了楼房,结束了梦魇般的生活。

  “这房子我太满意了,我家得救了,只有党和政府才能给我们带来幸福生活呀。”

  阿不都克里木·巴吾东是艾肯的邻居,两个人常在一起喝茶聊天,有时候一起到小区做义务宣传员,给年轻人讲述今天的好日子。

  今年70岁的阿不都克里木,过去是库木代尔瓦孜社区切克曼巷的低保户。老城改造前,住在爷爷传下的破屋里,这座300年的土宅摇摇欲坠,算是老城中的老古董了,遇到刮风下雨,房基松软得像蛋糕一样不敢碰。家里没有一样值钱的东西,左邻右舍称他为老城里最穷的穷人。

  看着别人家盖新房,他只能摇头叹息。社区干部告诉他可以置换楼房时,他许久没有说话,干部以为他不同意,却不知道他的心里正在翻江倒海呢。

  “如果不是老城改造,我这一辈子也别想住新房了!”拿上新房的钥匙时,他哆哆嗦嗦地打不开门锁。当社区干部把他扶进房里时,他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这就是天堂里的生活啊,没有共产党的照顾,我早就不在人世了。像我这样的穷光蛋,政府还给我分了楼房,是我天大的福分啊。”

  女人打扮得漂亮了

  搬入楼房后,住惯老城的主妇有点儿不适应,开始有了大把的空闲时间。

  古丽克孜·吾买尔是一个麻利的主妇,以前在老城吾斯塘博依街道办艾提尕尔社区居住时,她可从未轻闲过。每天的家务事儿总也干不完,从早晨睁开眼睛到夜里熄灯时,她有干不完的活儿。

  天一亮,她的“晨课”开始了:拿起扫把,把小院、门外、房内打扫一遍,再洒上水;叠被子做饭,伺候丈夫孩子公婆吃早饭。送走出门挣钱的丈夫、去学校读书的儿女,再洗碗擦家具做针线活。一转眼,做午饭的时间到了,准备和面炒菜,每天忙得脚不沾地。

  最让她头疼的四件家务事:扫地、架炉子、倒污水、倒粪便。前两样是脏,后两样是臭。维吾尔族妇女有个习惯,先不洒水直接干扫,然后再洒水,接着劈柴掏炉灰架火,整天搞得灰头土脸的。老城区的妇女特别忙碌和劳累。

  住到幸福苑小区的楼房后,古丽克孜轻松了,她从繁、脏、累的家务中解脱出来,她忽然发现一切都变了样。那些心烦的脏累活不见了,门外的院子有保洁员打扫,最受不了的旱厕远去了。上完卫生间,一拉马桶上的那根线,哗的一声,粪便无影无踪,上厕所,再也不用捂鼻子了,也不担心会从梯架上滚落下去。

  她过去的邻居,72岁的古丽尼莎·塔依尔老人每次上厕所,要爬上一个狭窄的摇摇晃晃的楼梯,到房顶上的旱厕。每去一次厕所都心惊胆战害怕摔下去。搬进新房子后,老人对时任喀什市副市长的徐建荣说了一句让他刻骨铭心的话:“我觉得我做人的尊严找到了。”

  古丽克孜深深地理解了老人这句话的深意,她更爱自己的家了。

  她把房间里铺满了地毯,每天离不开的扫把也变成了闲物。做饭时,轻轻一拧旋钮,灶火就熊熊燃烧起来,想大就大想小就小,不一会儿饭菜就端上了桌。洗菜洗衣的脏水,从下水道流走,也不用提出巷子趁没人的时候往街上泼了……

  闲下来的古丽克孜把家里打扮成金碧辉煌的酒店,华丽的大吊灯下,客厅里的地毯鲜艳而典雅,红色绣花落地窗幔轻垂摇曳,精美的壁灯熠熠生辉,典雅的桌布上摆放着精致的器具,彩电、冰箱、电烤箱一应俱全,家里既有现代气息,又不失维吾尔风格。

  她打扮得越来越漂亮了,一身珠光宝气,光彩照人。她的邻居遇见她差点没有认出来,还以为遇到一位贵太太呢。听到大家的夸赞,她笑得更美了。

  结婚后同婆婆生活在一起的麦里坎·吐尔洪,特别盼望有自己的房子。但她知道,那是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住在老城里的婆婆阿依吐尔逊·塔力甫,只有37平方米的小土楼,没有下水道和厕所,下雨漏雨下雪漏雪。公公去世早,全家人靠婆婆卖馕为生。一个馕才赚几分钱,能吃饱饭就不错了,日子过得紧紧巴巴,还要忍受危房带来的恐惧和折磨。

  麦里坎·吐尔洪没有工作,每天与婆婆一起围着锅灶忙活。老城改造让她家置换到新楼房里,婆媳俩抱在一起喜极而泣。好事接二连三地降临了,住进温暖舒适的楼房没多久,快要临产的麦里坎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宝宝。

  这是幸福苑小区诞生的第一个婴儿。麦里坎别提有多高兴了,女儿出生在幸福苑小区,幸福生活就像花儿一样绽放。就叫她古丽吧,维吾尔语里是花朵的意思,可婆婆阿依吐尔逊却不同意。

  “小孙女一出生就住在漂亮的房子里,什么都不发愁,这一切全靠党和政府的关怀啊,我给小孙女起名叫买迪娜(维吾尔语意为赞美),这个词语最能表达我的心愿了。”阿依吐尔逊·塔力甫从心里赞美党和政府,赞美党和政府给她家带来的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