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文化旅游>> 民情风俗

喀什的味道

来源:喀什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5日 点击数:

味道是什么 ? 是 一 道 菜 ,一 桌饭, 一幅画, 一支歌, 一个故事……养胃, 养眼, 养心, 是满足的笑容, 是难忘的记忆。

 

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味道,作为古丝绸之路的交通要冲、 维吾尔族文化发祥地、 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的喀什, 其味道格外独特纯粹。

 

让人垂涎的美味佳肴。喀什有闻名遐迩的地方特色饭菜, 喀什的街道上, 高楼大厦林立, 最多最显眼的就是饭店, 这里几乎能找到全国各大菜系的正宗风味。喀什的人均餐饮消费水平高出西北同类城市。一年四季, 一到饭点, 大大小小的饭店进进出出, 门庭若市, 给人的感觉印象是, 喀什饱口福, 喀什人对吃从不马虎。

 

烤全羊、 烤羊肉串、 清炖羊肉、馕坑肉、 烤包子、 抓饭、 拉面、 油塔子、 馕、 馓子、 曲曲、 烤鱼、 烩菜、 羊系列等美食应有尽有。最爽口的要数抓饭, 用新鲜羊肉, 胡萝卜、洋葱、 清油、 葡萄干和大米制作。将羊肉切成小块, 放洋葱和胡萝卜条在锅里炒, 加适量盐、 水, 数分钟后, 把淘洗好的大米放入锅内, 四十分钟后, 抓饭即熟, 翻动拌匀, 佐凉拌菜食用味道更鲜美。羊肉黄萝卜— —黄金搭档。做熟的抓饭金灿灿, 亮晶晶, 色、香、 味、 形俱佳, 让人垂涎欲滴。

 

沙 漠 尽 头 ,雪山脚下的喀什, 内通 南 海 ,外 联 欧亚。从古至今, 戍边将士、 商贾贩夫、 僧人等无论是 大 漠 走 来 走向高原, 还是走下雪山继而跋涉大漠, 无人区坚 守 ,越 险 道贩 运 ,患 难 与共, 历尽周折,不管新友还是故 交 ,谊 切 苔岑, 货物交割,无论赚多赚少,情份珍贵, 在喀什起码要享受美食— —吃饱吃好。

 

喀什是美食荟萃之地。喀什噶尔是中原汉民族与西域少数民族交汇混居的中心之地, 饮食风格博采众长, 形成了适合不同口味的地域饮食, 融集古今、 汇聚南北, 全国各大菜系的任何风味在这里都能吃到。当地人陶醉, 公务出差、 旅游观光, 凡到过喀什的人没有一个说不适应的。

 

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 随着基础设施建设加快, 人员流动量增大, 四川、 山东、 浙江、 河南、 天津、湖南、 陕西、 重庆等地方佳肴遍布街头。在数条美食街里, 每到饭点人们熙熙攘攘, 络绎不绝, 一家挨一家的餐馆, 菜品、 面食花色多样, 南北风味, 吃啥有啥。特别是一到傍晚, 劳累了一天的人们聚到一起, 围席而坐, 冷拼热炒, 几瓶啤酒, 吃着自己爱吃的食物, 聊天, 拉家常, 都是一脸喜悦和满足。

 

喀什是久负盛名的 “瓜果之乡”, 瓜果业一直是支柱产业。日照时间长, 阳光充足, 昼夜温差大, 为瓜果生长提供了良好的自然条件。瓜果品种多, 肉质细嫩, 口味纯正, 营养丰富, 一年四季杏、 石榴、 葡萄、 无花果、 桑椹、 蟠桃、 梨、 阿月浑子、 巴旦姆、 核桃、 伽师甜瓜等干鲜瓜果不绝于市, 处处瓜果飘香。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引进种植生产的红枣, 以其肉质厚, 甜度好, 口感佳等特点, 占居了全国红枣市场上的巨大份额。

 

喀什的生活气息浓郁, 山山水水散发的自然体味也十分醇厚。北倚天山, 西枕帕米尔高原, 南抵喀喇昆仑山脉, 东临塔克拉玛干沙漠, 在大山与沙漠环绕下的喀什是典型的沙漠绿洲。叶尔羌河、 提孜那甫河、 克孜勒河、 盖孜河、 库山河等大小河流予以甘爽, 浸润万物。

 

喀什的山水坦荡率真, 自然中蕴含伟阔、 平常中包藏奇崛、 苍莽中不乏绚丽, 就像叶尔羌河中捞出的 “美玉”。

 

喀什地处丝绸之路的核心区域, 丝绸之路最高最险——帕米尔段, 就在喀什境内。群山起伏, 连绵逶迤, 雪峰林立, 耸入云天。有白沙山、 公格尔九别峰、 喀拉库里湖、 慕士塔格山、 边卡古驿站、 石头城、 古堡、 边境界碑等世人皆知的景点; 幽深的峡谷, 浩瀚的大漠, 丰美的草原。有世界第二高峰— —乔戈里峰; 有达瓦昆、 夏河胡杨林、 坡陇森林让人惊讶、 感叹的不同景致。发源于帕米尔高原脚下的土曼河穿过市区, 四季流淌。清澈河水, 汩汩不竭, 恰似不息的音律, 伴奏着传奇吟唱。

 

喀什的山水, 粗犷中颇具秀雅; 朴拙内多有细腻; 雄浑里更显玲珑。

 

一幅名扬中外的建筑画。站在土曼河岸、 东湖边上,就能看到貌似布达拉宫的高台民居。方圆数平方公里,建在高崖台地上具有浓郁伊斯兰和维吾尔风格的土色民居, 坐北朝南, 临河而立。这是维吾尔族世代聚居区, 房屋依崖而建, 家族人口增添一代, 便在原有的房屋上加盖一层, 屋宇叠加, 鳞次栉比, 过街楼、 半街楼、 双层楼、 单间屋、 房连房、 楼连楼, 错落有致, 别具一格。特有的过街楼是一条巷道之间两个房子上搭上木料盖起的高空房; 半街房是房顶上升出一截木料, 占巷道的一半盖起的房子。每家每户的建筑与装饰是典型的伊斯兰风格, 檐廊、托梁雕刻精致, 花纹图案独特, 庭院室内宽敞亮堂。连片居民, 形成了深深浅浅, 曲曲折折, 宽窄不同, 僻静深幽、 迷宫般的条条小巷。小巷纵横交错, 四通八达,像迷宫一样, 如果没有当地人引领, 初次进入难免迷路。居民区巷道地上铺的砖还有说法, 凡是铺六棱砖的为通道均可通行, 凡是铺长方形砖的为死胡同, 均不可通行。喀什高崖台地民居是古老民族生活的缩影。台地民居形成于八百多年前, 当时的手工艺人大多集中在这里,由于土陶艺人居多, 所以这里就被称为阔孜其亚贝希——高崖土陶。古朴苍老、 神秘新奇的自然风貌, 浸透着岁月沧桑和特有的文化印记。

 

2010年, 国家斥资七十多亿, 用五年时间对老城民居进行了保护改造。一座容貌依旧的古城, 焕发了更加迷人的风采。

 

显露的物质是城市的味道, 内在的历史文化更决定着城市的味道与魅力。喀什从古到今就是一个多种民族聚居、 多元文化融合、 多种宗教共存、 多种风俗习惯共有的和谐大家庭, 中原和西域及东西方的文化、 生产生活、相互学习、 相互交流、 相互影响、 相互吸纳融会贯通。盛唐时期, 喀什人适体、 新颖、 别致、 美观的服饰, 尤其是妇女五颜六色的鲜美装束, 曾得到中原人的仿效, 一度引领时尚新潮。

 

喀什曾为佛教传播与东进之地, 佛教遗存众多。位于喀什市东的古玛塔格山中段沙丘上的莫尔佛塔; 北郊临河断崖三仙洞壁画; 巴楚东唐王城旧址, 有记:“僧人甚多, 佛事不绝”。

 

艾提尕清真寺, 始建于 1442年, 占地面积 1.68万平方米, 由正殿、 外殿、 教经堂、 院落、 拱拜孜、 宣礼塔、 门楼七部分组成, 是新疆规模最大的清真寺, 也是全国规模最大的清真寺之一。在国内外宗教界具有一定影响。

 

喀什是维吾尔文化的发祥地。喀拉汗王朝时期著名诗人玉素甫·哈斯·哈吉甫的 《福乐智慧》, 用艺术手段抒发了其对当时社会、 生活许多方面的重要思想, 促进了社会发展, 丰富了人类思想文化宝库, 始终闪耀出璀璨瑰丽的哲理光芒。

 

维吾尔族伟大学者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 《突厥语大词典》 是一部用丰富的语言材料反映喀喇汗王朝突厥诸民族的经济文化生活的学术著作。率先奠定了历史比较语言学的基础。与 《福乐智慧》 一样, 其思想文化价值作用不可估量。

 

喀什素以 “歌舞之乡” 著称于世。“哪里有居民人群, 哪里就有歌声舞影。” 会说话的克孜就会唱歌, 会走路的巴郞就会跳舞,“上到九十九, 下到会走路” 男女老少能歌善舞。喀什也是乐器之乡。音色清纯、 悠扬柔和的萨塔尔;音质有力、 极富渗透性的热瓦甫, 都塔尔, 弹拨尔、 艾介克……表现各种音质的乐器, 应有尽有。

 

维吾尔族人迎亲时, 歌声飞扬人不断, 激越悠长的唢呐旋律, 伴着厚重明快的纳格拉鼓鼓槌舞动, 喜庆的波浪让一条街道颤动。

 

《维吾尔十二木卡姆》 是天山南北流传最悠久、 传播范围最广泛、 社会影响力最大的民间套曲, 被誉为 “东方音乐文化的奇迹”, 维吾尔民族的 “文化艺术百科全书”。2005年 11月,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新疆 《维吾尔十二木卡姆》 列为 “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十二木卡姆像十二个月亮照亮每个人的心田, 不是你, 也不是我, 而是万众欢乐的源泉。” 感情交流, 传授智慧, 讲述历史。《维吾尔十二木卡姆》 是喀什这片热土生长的, 也就是说喀什是 《维吾尔十二木卡姆》 主发源地, 古老喀什的生产方式和生活形态决定了木卡姆旋律活泼、 节奏平稳的特质, 是深不见底的音乐宝库, 是神秘的音乐殿堂, 是中华音乐宝库中的瑰宝。

 

一千多年来, 喀什各族人民团结奋斗, 共同保卫、建设边疆, 书写了辉煌的爱国主义历史。各族人民先后平定了大小和卓, 平息了张格尔叛乱, 共同对敌, 打击浩罕侵略者, 平定了七和卓之乱, 推翻阿古柏血腥统治, 与沙俄及其走狗进行斗争, 赶走沙俄侵略者, 推翻“东突斯坦伊斯兰” 反动政权, 进行了反对英、 俄入侵瓜分帕米尔等斗争。喀什各族人民打击侵略者, 反对分裂绝不妥协。

 

    在喀什, 嗅着弥漫的凝固的扑鼻的气味, 一步三咂,悦目赏心, 仿佛在品尝一壶让人沉醉的老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