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文化旅游>> 文化艺术

文化:喀什噶尔的春天

来源:古城喀什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08日 点击数:

   是谁,在西部边陲,错把艾提尕尔清真寺的月牙当作弓,勾弯了喀什的吐曼河?

 

   是谁,把雪花变成甘甜的乳汁,让绿叶在戈壁中飞舞?

 

   是谁,唱响嘹亮的歌喉,荡起双桨,在奔腾的叶尔羌河心谱写时代的诗行?

 

   是春天,是活力四射、朝气蓬勃的春天。

 

   整个冬天,喀什都是灰蒙蒙的,现在,终于像出浴的美人,笑吟吟地向我们走来,把明媚的春色展现在了人们面前。

 

   东湖开始荡起碧波,野鸭子抖动着黑色的羽毛,在暖暖的春水中嬉戏游弋。

 

   绿柳褪去了黄褐色的冬装,只是轻浅的鹅黄,就像画家的笔,轻抹了一点底色,一夜间万千枝叶便翠得近乎透明,在旭阳中闪着光亮。

 

   马路上的法桐如一顶顶的伞,枝条满是圆鼓鼓的叶苞;一排排钻天杨肃立着笔直的身躯,嫩叶还带着白色的茸毛。

 

   几声轻盈的鸣叫,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几只燕子在蓝天下穿行,小小的脑袋,剪刀似的尾巴,似乎是年年来作客的那几对。

 

   与喧嚣的城相比,一户户的居家小院幽雅得多,几株树绿,几点杏粉,几朵桃红,还有雪一般白白的梨花。

   

   春光下,最醉人的还是乡村。

 

   杏树开满了花儿,簇拥着,绽放着,恰似万千舞蝶歇枝头。杏花没有桃花的艳红,只是淡淡的粉色,都是几百亩、数千亩地连成片,扎成堆,那种气势,那种壮阔,可以让人张开遐想的翅膀,比作云,看作霞,当作缎。蜜蜂在花间劳作,蝴蝶在花丛翻飞,树下是绿波荡漾的麦苗,游人成千上万,背着相机、摄像机,把美的瞬间变成永恒。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不同肤色,不同民族,中国的、外国的,都是来参加一年一度的杏花节的。

 

   广袤的原野,色彩斑斓的果园变成了天然的大舞台。歌在飘,情在烧,心在跳,人在笑。一群群长辫子姑娘,穿红戴绿,在杏树下穿行,忙着招待客人,端来一盘盘的葡萄、西瓜、哈密瓜,一碗碗香喷喷的抓饭、拉面,还有大块羊肉。

 

   旁边就是文工团的节目表演,高空达瓦孜的惊险,斗鸡斗羊的惨烈,摔跤健儿的勇猛,还有涂着花脸的小丑,笑声掌声欢呼声,海浪般把一切包围。

 

   整个田野就是欢乐的海洋,旋转的舞姿,五彩的霓裙,唢呐吹着,阵阵悠扬;羊皮鼓敲着,声声震撼。

 

   沉浸在欢乐中的人们多想永远留住这难得的春色啊,祈福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年景!就这样,从太阳升起,直到夕阳西沉,最后全都醉倒在了苍茫的暮色里。

 

   然而,春姑娘毕竟只是远方来的客,短短几天就带走了所有的翠,所有的美,风沙也吹走了满树的花香和鸟的啁啾。

 

   永恒的春天,去哪里把你寻找?

 

   这一天终于来到!

 

   2010年5月,中央一声令下:在喀什设立经济特区。仿佛是寒夜中的篝火,好像是云层中的闪电,宛如划破长空的春雷,450多万人的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喀什,从城市到乡村,从山岗到平原,所有的人都振奋了,都沸腾了,都笑在了沙枣花浓郁的芬芳里。他们知道,闻名遐迩的丝路明珠从此将告别贫穷的寒冬,重新焕发出夺目的光彩。

 

   上海、广东、深圳、山东四省市的援疆队伍来了,带来了人才、资金,带来了先进的理念,带来了大开发、大建设、大发展的大气魄,机器轰鸣,彩旗飞扬,大地复苏,万物更新,如滚滚的春潮,在喀什大地上涌动。

 

   一份份发展规划出台了,一项项举措落实了,援疆的、本地的,所有的人都卯足了劲,用汗水,用双手,用凌云壮志,用改革创新的毅力,向戈壁进军,向落后宣战。不到一千个日夜,世世代代住在破旧土块房里的农民就搬进了抗震安居房,玲珑别致、设施健全的住宅楼拔地而起,犹如灿烂的春花处处盛开。

 

   数百家内地知名企业落地喀什,雄厚的资金实力,高超的经营方略,先进科学的技术,如潇潇春雨滋润着干枯的大地,带动着喀什经济滚滚向前。

 

   困扰多年的农村合作医疗、教育、就业等严冬的坚冰在暖阳中逐一消融。

 

   观念的更新,思想的解放,社会的稳定,民族的团结,编织起无数春天的梦幻,开始变为花团锦簇的美好现实。

 

   大自然的春光是美的,却不过是一种短暂的装扮,一个四季的轮回,任你千呼万唤终究留它不住;唯有用手用心用毅力用智慧用拼搏开启的春天,才会永远留在世间,留在天地,留在心里,在二十万平方公里的喀什谱写出一部不是传奇的传奇!

 

   经过了一冬的禁锢,终于迎来了青春勃发的季节,思绪像空中的风筝越飞越高也越飞越远了。

 

   西部边陲的春天总是像羞答答的姑娘姗姗来迟。三月,江南水乡早已桃红柳绿、莺歌燕舞,这里的柳枝才刚刚吐出鹅黄。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千年万年,总是不变,仿佛是老天的有意安排,使季节这本没有生命的交替有了活脱脱的昭示。春天,好像是人的幼年;夏天,宛如人的青年;秋天,正是人的壮年;冬天,成了人的暮年。于是,自然的无穷奥妙尽在这年复一年的变幻中呈现,让人感同身受,尽享其中的乐趣。

 

   春夏秋冬,那是上天的四个骄子,谁个妩媚,哪个更美?高低不能分,优劣很难说。春有春的秀色,夏有夏的火热,秋有秋的悲壮,冬有冬的萧杀。各有各的景,各有各的情,于是人的思绪便在这无法比照的模糊中慢慢沉积起来。

 

   还是文人骚客的嗅觉最为敏感,对于春的美,他们早有断论:“青山一袭看花处,石径竹桥香满衣”,这是写春的花的;“微雨霭芳园,春鸠鸣何处”,这是写春的鸟的;“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这是写春的草的;“遥看一处攒云树,近入千家散花竹”,这是写春的竹的;“潭烟飞溶溶,村月低向后”,这是写春的瀑的……脍炙人口的诗句记录了春的姣美,也写下了人的感慨。

 

   不用说春雨绵绵的南国的迷濛会让人陶醉,单看戈壁绿洲涌动的阵阵春潮就能让你心动。湖边的柳枝一夜间就冒出了点点新绿,黄中带翠,翠中夹黄,春风吹拂着,在湖面划开层层涟漪。远处的山峦,连绵起伏,顶端依然是终年不化的雪,下边却是裹着的绿的裙。原先光秃秃的田野,在春雨的滋润下,也让睡眠中的小草露出了笑脸。村落旁、果园里雪白的杏花、粉红的桃花密密匝匝缀满枝头,白杨耸立,游人如织,四溢的花香弥漫着飘向远方……

 

   春天的美,其实是冬的孕育。早在深秋,冬天就像一个想要临盆的妇人,辛苦又悄悄地做着准备。她把枯黄的树叶片片深埋,为春的诞生储存了勃发的能量;她把雪花撒向大地,为春的问世酿造了甘甜的乳汁;她把寒风吹向天,吹向地,催促万物赶快休眠入睡……等到做完所有的一切,自己已累得筋疲力尽、瘦骨嶙峋,替代她的是叶绿花红鸟鸣人欢、万紫千红可与日月同辉的春天!

 

   所有春天般的美丽,背后却有着许多辛酸。

 

   一切成功都需要艰难的付出。

 

   春姑娘,你知道谁是你的母亲吗?那就是你刚刚出世就已离去的冬天啊!

 

   世间万物中桃花是最招人喜爱的,看着如锦似霞般的妩媚,闻着淡淡的幽香,心绪就会随着春风轻拂而荡漾,或赞美或感伤,或回忆或展望,褒的贬的,驻足欣赏的,低首沉思的,桃花总也无语,自顾自地开着,却留下了文人墨客的千古绝唱,留下了美丽的故事让人回味绵长。

 

   《诗经》中的诗句是最短最形象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仅八字就描绘了她的茂盛和花开的艳丽,可说是最早对桃花赞叹的佳句。

 

   桃花始于何时,我并没有考证过,但古往今来人们对她的佼美却是有目共睹的,正因为她是春天的使者,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花开却又短暂,所以文人雅士都把她与春风、杨柳、山峦、流水、鸟鸣写在一起,留下大好河山永不磨灭的印记。

 

   大文豪苏轼的诗句是太让人陶醉了:“鸭头春水浓如染,水面桃花弄春脸。”把春水比作鸭头上绒毛的深绿,把漂浮在水面上的桃花比作顽童的手戏弄着春江的脸,真要叫人拍案叫绝了。吴伟业的“柳叶乱飘千尺雨,桃花斜带一路烟”不仅工整文雅,且是一幅活生生的春光图。“千尺雨”对“一路烟”;“乱飘”对“斜带”,把柳枝的舞、桃的开、雨的飞刻画得入木三分,栩栩如生。

 

   陆游《泛舟观桃花》中的四句诗至今还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桃源只在镜湖中,影落清波十里红。自别西川海棠后,初将烂醉答春风。”这桃花的盛开,尽在“十里红”和“烂醉”中蕴含,看来,才女唐婉对其的钟爱也不无道理。

 

   除了纯粹的褒扬,还有桃花春光劳作图,其景其情,其言其心都到了极致。著名的是张志和的诗:“西塞山边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春江细雨不须归。”常建的《戏题湖上》可与媲美:“湖上老人坐矶头,湖里桃花水却流。竹竿袅袅波无际,不知何者吞吾钩。”同一题材,却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韵味,相比之下,还是张志和的略胜一筹,那种桃花流水、春江细雨的意境、捕鱼人所特有心态、穿着,全都浮现在了眼前。

 

   桃花虽美,一年一度,风光短暂,于是又让人生出许多愁绪,想起旧人,记起往事,如梦如幻,伤感无限。

 

   大诗人王建的诗尤显迥异,不写桃花有多爱,却怨美艳自多情:“树头树底觅残红,一片西来一片东。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教人恨五更天。”比起诸如“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可惜狂风吹落后,殷红片片落莓苔”,“二月春归风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 残红尚有三千树, 不及初开一朵鲜”,以及“南陌青楼十二重,春风桃李为谁容”,王建的诗虽有隐中的悲戚与落寞,却并不直白,诗意的隽永就多了几分。

 

   江南第一才子唐伯虎曾有一首著名的《桃花庵歌》,其中有几句也挺耐人寻味:“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不见王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唐伯虎16岁中秀才,29岁获第一解元,却在考状元时因牵涉舞弊案入狱,从此沉溺沦落,后在好友祝允明劝导下重又刻苦勤勉、自强不息,终成奇才,但从此与仕途无缘。诗中流露出对王族贵人的鄙视,对平民百姓闲适生活的向往。

 

   说起桃花,不能不说东晋陶渊明的《桃花源记》。说的是武陵郡有个渔人,顺着溪水划船,忽见一桃花村,至尽头,见一座山有一洞口,入后突然开阔,但见土地肥沃,阡陌交错,房屋层叠,池塘、桑树、竹林遍布,人们在田里劳作,个个悠闲自乐。村民见其到来,宰鸡摆酒,殷勤招待。渔人小住几日便要告辞。村人对渔人说,他们是为了躲避秦时战乱才到此地,最好不要告诉别人。渔人回去后立即禀报了太守,太守马上派人跟其顺着做了记号的溪道去寻找,却未能找着。文章反映了当时人们对现实的不满和对美好生活的渴求,桃花却成了领路人,读来倒也饶有兴趣。这就有了谢枋得的佳句:“寻得桃源好避秦,桃红又是一年春。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

 

   与桃花有关的最美丽的传说,当推唐代诗人崔护。一次春游,偶遇城南美女绛娘,从此日夜念想。翌年再去时却不见了心上人,桃花依旧开着,便写下了诗句:“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分外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好在最终他与绛娘喜结良缘,也没枉费一场。

 

   至此,我又想起了洛兵的《人面桃花》歌词,读罢不禁感慨良久,想起了青春年少时卿卿我我的缠绵时光犹如一时鲜亮的桃花随水东流去:“相约在深深墙外,让窗前桃花盛开,拥着我的心,拥着我的梦和往日的爱,这温柔已经不来,这时光已经不再,只有我的心牵动我的情,痴痴地等待。”

 

   无论如何,桃花是美的生灵,真可谓三月桃花雨,点点美如酒。醉了山,醉了沟,醉了西边柳,桃枝红了脸,梅苞含着羞。毕竟,桃花带给人们的是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