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文化旅游>> 文化艺术

书香喀什丨喀什的文学大咖你都了解吗?

来源:喀什零距离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21日 点击数:

 

    “书香”是什么意思?许多人不太清楚。其实原来是古人为防止蠹虫咬食书籍,便在书中放置一种芸香草,这种草有一种清香之气,夹有这种草的书籍打开之后清香袭人,故而称之为“书香”。


    著名的天一阁藏书楼,图书号称“无蛀书”,据说就是因每本书都夹有芸草之故。因芸香与书结缘,与芸草有关的其他东西,也就成了与书卷相关的称呼,如古代的校书郎,就有个很好听的名称:“芸香吏”。诗人白居易就曾做过这个官。书室中常备有芸草,书斋就有了“芸窗”、“芸署”、“芸省”等说法。如唐朝徐坚的《初学记》中说:“芸香辟纸鱼蠹,故藏书台亦称芸台。”这些词都蕴含着一缕书香的气息,表达了人们书香文风、文化审美与精神高贵的尊崇。

 

    沧桑逝水,风习递嬗。随着时间的推移,现代的普通读书人早已不太容易见到芸草了,即使防蠹,人们也多是使用樟脑丸、檀香片之类。书香情怀对于善于想象与怀旧的文人来说,恐怕更多的只是缥缃书卷里所蕴藏、积淀的一种不尽的历史记忆与个人缅想罢了。氤氲陶醉之中,书香具体为何物,恐怕谁也说不清。

 

    在喀什这座被多元文化浸透被历史千雕万刻的城市,弥漫在空气中的神秘而灵动的气息,早已成为这方土地上万物生灵最具生命能量和特色的营养,成为每片叶子和根系吮吸的最具质感的部分。社会在嬗变,时代在革新,但唯独记录历史的人不会变。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些身带芸香、记录喀什风情的作家,看各种情怀或欢欣鼓舞或惊涛拍案般的碰撞在纸面。

 

 
赵力在昆仑山上朗诵诗歌

 

 


赵力


    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新疆散文诗学会副主席,中外散文诗研究会理事,新疆作家协会会员。曾在莎车县和喀什地区文化部门工作。在《诗刊》、《星星诗刊》、《绿风诗刊》、《当代诗歌》、《散文诗》、《散文选刊》、《西部散文选刊》、《西部》、《绿洲》、《新疆日报》、《新疆经济报》等大量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散文诗和散文作品。主要作品集有:《大漠雄风》、《鹰之梦》、《剑与花》、《福乐之地》、《香城赋》等。主编诗文集主要有《走读喀什》、《品读莎车》、《倾听叶尔羌》、《天赐叶城》、《走进英吉沙》等十八部。作品入选《中国西部散文百家》、《中国西部散文诗》、《中国西部散文地图》、《中国西部散文精选》、《新疆文学大系》(诗歌卷和散文卷)等六十余部诗文集。2009年,诗歌《香城》获首届西部文学奖(新疆作家协会颁发)。2010年散文《鹰之梦》获中国当代散文奖(中国散文学会颁发)。

 


茹军风

 

 


茹军风


    长期从事广播电视新闻工作,现为新疆作家协会会员、喀什市文联副主席、喀什市作家协会主席,其小说、散文、随笔、报告文学作品曾先后发表于《人民日报》、《散文选刊》《当代华文文学》《西部》《西部散文选刊》等报刊,出版有长篇历史小说《班超》。


徐梅

 

 

徐梅


    喀什大学学报编审,新疆大学文艺学硕士,硕士生导师。笔名苏扬,梅子,梅雨,梅朵,一沙。新疆作家协会会员,喀什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喀什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个人诗集《苦丁香》,在《中国文物报》、《新疆日报》、《新疆经济报》、《新疆教育报》、《延安文学》、《散文百家》、《亚洲中心时报》、《晨报》、《新疆军垦报》、《当代散文》、《厦门日报》、《绿风》、《绿洲》、《西部》、《新疆人文地理》、《帕米尔》等报刊上发表。以新疆或者喀什历史文化为内容的诗歌、散文和评论多篇首。并有多篇散文、诗歌作品收入《中国西部散文精选》、《新疆新世纪优秀散文选》、《中国喀什散文选》、《喀什纪游文萃》、《走读喀什》、《品味莎车》、《图木舒克游记》、《倾听叶尔羌》、《叶尔羌文丛》等各个文集中。在一些学术性刊物上发表了关于喀什本土作家、艺术家研究的学术论文三十余篇。

 

赵青阳

 

 

赵青阳
 

    行吟女子,四处行走,且行且写,以践行感受生命诗意的存在。作品以新旧体诗歌为主,兼写散文、小说及其它,2013年留居喀什工作、生活至今。在喀什期间的主要作品有赋体《喀什噶尔赋》、《大道鲁商》、《喀什迎新赋》、《喀什温商赋》、《喀什棉花赋》等;旧体诗集《行吟诗抄》;散文随笔《叶尔羌河》、《走到天边去》、《喀什商人》等;诗歌《被光拨动的南疆》、《在叶尔羌,与时光书》、《时光之钥》、《一座城在一条河的深处》、《吐曼河边》、《秘境》、《收藏》等;小说《七月》。

 


包训华

 

 

包训华


    新疆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会员,作品散见《星星诗刊》、《散文诗》、《新疆公安》、《伊犁河》等刊物,代表作有《五彩高原》、《冰山之父》、《昆仑山》等诗歌散文,现供职于新疆喀什地区公安局。

 

    一个个传说与故事,从过街楼变换的光影里,从艾德莱斯的绚烂里,从麦西来甫的舞步里,从石榴花的芬芳里,从《喀什噶尔赋》的字里行间,悠悠飘过,流淌在一代代人的记忆里。
一枚正在发芽的种子,总归会长成参天大树。用她的丰硕和婆娑,目睹一座城市的成长,印证岁月的期冀与等待。


    她承载着一张纸温暖的笑脸和一颗颗跃动的心灵,她承载着这座城市厚重而繁盛着的一切。她在真挚中迸溅着智慧的火花,在欢笑中闪动着流光溢彩的华章。
 

    最是书香养精神,多读书,读好书,有益健康,有益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