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文化旅游>> 文化艺术

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的放映人生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冯字龙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14日 点击数:

 

 

“在刚刚结束的自治区第五届“天山文艺奖”获奖作品颁奖典礼上,电影类作品获得六大奖项。新疆电影业正进入快速发展的时代……”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在报纸上仔细捕捉着任何有关电影的字眼。

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男,维吾尔族,1958年生于巴楚县阿瓦提镇,从事农村电影放映工作40年多年,视影如命的他至今每天仍然奔走于2个乡镇,39个村落之间,用光与影拓宽广大农民群众视野。

 

兴趣使然 如愿以偿

1973年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毕业于巴楚县英吾斯塘乡中学,毕业后,没有选择继续上学,就此成为了农民。当时公社组织年轻人集体学习拖拉机、挖掘机,他的家人认为男孩子趁年轻应该赶紧学点技术,有个一技之长将来好养家糊口。但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一点也不想去学,反而像着了迷似的跟着放电影的人一个村一个村的跑。一边看荧幕上光与影,一边问机器工作原理,就这样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自愿跟跑了3年。

 

“当时正值新疆电影流行时期,城市电影票3-5毛,农村只需2分钱,如果是2集的电影就得5毛钱的票。影片多数出自天山电影制片厂,即使都是汉语片,每到一处都是场场爆满” 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动情的说。

 

1976年,由于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各方面表现良好,热爱电影放映事业,他成了阿瓦提镇电影放映队的一员,而事实上只有他一人。每个月20元工资,承担英吾斯塘乡和阿瓦提镇两个乡镇所有村的放映任务。心中的愿望实现了,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从此跟放映机、胶片、大荧幕打了40年的交道。

 

幕前风光 幕后艰辛

“刚干那几年劲头特别大,不论刮风下雨都去放电影,因为每天都有固定的村,一天不去,打乱了,村民就不知道哪天放电影,让他们白等、错过电影都不好”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说。

 

拿着工资,干着很多人艳羡的工作,荧幕前风光,荧幕后确是不为人知的艰辛。当时电影虽然火爆,但片源还是很紧张,因为隔一段时间,一个片子快轮放完时,晚上放完电影,第二天一早就得去150公里外巴楚县电影公司拿片子。当时没有油路,没有像样的交通工具,用过拖拉机,用过摩托车、有时是自行车,总之是有什么交通工具就用什么。一个片子重15-20公斤,每次也只能背回来2个片子,就这样路上来回就得花费4-5天的时间。单位给10元的差费,3元是路费,1-2元吃饭,剩下的住宿用,基本上够用,但是遇到交通工具抛锚,把片子完整的扛回来不说,自掏腰包那也是常事。

 

天道酬勤 苦尽甘来  

 19岁的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怀着年轻人的锐气和干劲,如同那一时期的新疆年轻人一样甘奉献、洒热血,奋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这娃认真负责,学啥啥会,简直天生就是放电影的料”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说当时周围的人就是这样说我的。

1977年,阿布都克热木·吾甫生平第一次来到喀什,不是走亲戚,不是闲逛,而是在喀什地区电影公司学习一年。

 

当时虽然是阿瓦提镇发工资,但是人事管理是属于喀什地区电影公司。这次培训对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来说既是对他这几年自学成才、艰苦执着、干一行、爱一行最好的认可,也是党和政府重视乡村影视人才培养的重要举措。这次培训使得农村电影放映人员从业余走向了专业,这仅仅是开始,据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介绍,1985年前后电影放映技术飞速发展,为了让像我这样的农村放映员跟上时代,像这样的培训当时两三年就有一次,不是学技术,就是学操作,每次去都有新的收获。

 

通过政府培训,努力学习,1986年南疆的一大批像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一样的农村放映员取得了由喀什地区电影技术评审委员会颁发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电影技术人员技术等级证书》,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为二级,拿着红本本他一连几夜高兴地睡不着,时常揣在离心窝最近的口袋去放电影。

 

“有了红本的映衬,显然成了和电影里一样明星,村民在看电影前都要过来看看我的红本本。”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说。

 

“青年是标志时代最灵敏的晴雨表,时代的责任赋予青年,时代的光荣属于青年。”如果说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代表着当时有为的年轻一代,完成着时代赋予它们的使命,那么他们的荣光在哪里?只是简单的被红本映衬?

 

为进一步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推进喀什地区电影事业发展。1982年喀什地区电影公司尝试组织巴楚县、塔县、岳普湖县、麦盖提县四个县市从事电影工作人员为电影配维吾尔语对白。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代表巴楚县参加了此次比赛,获得了第一名。

 

同年,12月,自治区召开农牧区文化艺术总结表彰大会时,喀什地区有四位代表参加了会议,其中一位就是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时任当时自治区副主席的贾那布尔为他颁发了奖状,会后还专门同南疆来的代表召开了座谈会。

 

讲到此处时,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激动中带着可惜,他说,“我真是太幸运了,当时上台领奖刚好是主席给我颁发的奖状,还被记者拍照登上了杂志。奖状拿到手后我就立马找地方把它过了塑。而杂志还有一些珍贵的资料都在2003年巴楚大地震中遗失了。我觉得这是我这一生中最大的成绩,当时才24岁就取得了如此成绩,一方面当时大的环境催人奋进,另一方面党和政府给予农村电影事业很大的投入和支持。与其说我选择了电影放映,确切的说应该是电影成就了我”

2011年11月3日由自治区政协办公厅、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共同举办的《贾那布尔文稿》(汉文卷、哈问卷)、《贾那布尔回忆录》《哈文卷》出版发行仪式在乌鲁木齐举行。《贾那布尔文稿》选编了贾那布尔1982年至2004年间,关于宣传、科技、教育、文化、卫生等方面的重要论述,是一部具有重要历史价值和现实指导意义的理论著作。这部著作刚好生动地还原了那个时期新疆文化事业历史。

 

 

福祸双至 重新抉择

事业有成,父母高兴,亲戚朋友都说当时学放电影是对的,于是家伙开始忙着着给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介绍对象。1979年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成婚,育有2儿,1女。从此与陪伴他37年的妻演绎了他自己电影故事。

 

谈到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的妻子时,他有点动容,“妻子两年前走了,但是我还是在从事着我打小喜欢的工作,如果不是她的理解与支持,恐怕我早就不得不放弃电影放映工作了,除了电影我觉得我啥也不会干,现在肯定一无是处。”

 

1987年,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的工资涨到130元,妻子又是阿瓦提镇政府干部,双份工资,日子过得清净舒适,生活就像电影一样美好自然。然而好景好景不长,电视机的出现让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走上了下岗的边缘。

 

“1987年公社有了专门的电影院,同时电视机开始流行,有钱的人买回家自己看的同时,街坊领居也在看,慢慢的电视越来越多,基本上没人来看电影了,当时的放映设备甘光16毫米胶片电影放映机,和电视比人们还是喜欢新鲜的玩意。”

 

受到新技术的冲击,当时的电影放映受到很大的影响,放一场电影几乎没人来看,成本都收不回来,这样的情况下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最终导致了阿布都克热木·吾甫所属的电影公司面临破产危机。

 

曾经的荣光不在,亲朋好友态度180度大转变,纷纷劝他离开电影放映队“这个行业没有前途了,听你爸妈的话,给你买拖拉机,汽车,换个行业吧。”

 

当时公社的电影院关门,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的电影放映停摆,没有工资,除了上班干一些公社其他部门的琐事外,他无事可做,忙惯了的他清闲下来浑身不自在。这样没有电影放,没有工资的日子一直持续到2004年。2004年后工资为650元,从事着和现在一样跑村串队的放映任务。

 

顺风顺水的日子一去不返,没有电影放,没有工资的日子里烦恼、煎熬、放弃、继续、选择……每天折磨着他颓废不堪。他的妻子看出了他视电影如命一样,建议他如果喜欢可以自己干,并把所有的工资积蓄1万元拿出来给了他。就此在爱人的大力支持下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开始了他为期7年的放映创业路。

 

“万事开头难”,当时租片费也水涨船高,一般片子1天16块,大片1天50块。虽然设备换新,跑村串队放电影有人来看了,却依然赚不了钱。

 

“赚不了钱没关系,我每个月都有工资,既然开始了就要坚持下去,何况你那么喜欢放电影。我的妻子当时对我简直是太支持了,他就像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指引我走向光明。” 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动情地说。

 

在妻子的一次次帮助下,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更加坚定了从事电影放映事业,他决定不管再苦再累,能不能赚得了钱,都要坚持下去,为了心中燃烧的理想,为了妻子的那份爱。

为了和电视争抢观众,吸引村民来看电影,,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心想设备已经没有问题了,得从改善片源上下功夫,他即从巴楚县拿片源,而且还去麦盖提县寻找好片子。毛驴车、自行车,跑村串队放电影,一个人、两个人、新片大片观众爱。终于经过思想革新、努力不懈他赚钱了,赚了钱后他买了摩托车,向更远的莎车县寻找好片源。

 

重获生机 后继有人

 2004年,对于新疆电影业来说,天山电影制片厂已经重新崛起了,我看过《美丽家园》这部电影,它是新疆第一部进入中亚电影市场的影片。而对于我来说,那一年我结束了我的创业路,重新回归到我最初的阿瓦提镇城乡放映队,有一种重获天日的感觉,当时还分来3个毕业生,命我当了放映队队长,心想这几年的坚持和辛苦值了。 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笑着说。

 

随着电影业的快速发展,像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一样的农村放映员没有被时代淘汰,反而被委以重用,这和当时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基层农民群众精神文化需求是离不开的。为了进一步发展文化事业,充实基层文化生活,党和政府加大了对农村电影事业的支持。拿阿瓦提城乡放映队辐射的39村来说,由2004年前每年300场次增加到2004年后468场次,2015年后增加到615场次。而对干了一辈子的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来说,这些数字就是小菜一碟。因为,除了自身热情,2004年党和政府还对农村城乡放映队硬件设施进行了改善,配了公车,1个村20元油费,更新了,从甘光16毫米胶片电影放映机到长江16毫米胶片电影放映机,以及普通家庭都难以购买的最新设备dms3000数字流动电影放映设备。片源更是题材丰富,维吾尔语配音标准清晰。以上软硬件的大力投入,使得农村电影放映员跑的更远,更快,放的更多更好。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2004超额放映600余部,到目前今年已经超额放映700部。

 

在父亲的影响下,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的一个儿子如今在阿瓦提镇农村电影管理中心工作,子承父业,继续燃烧青春,奉献在新疆电影事业的最基层。

 

 

“作为中国电影行业正在崛起的新力量。新疆题材电影以鲜明的地域风格、民族特色与文化内涵逐渐成为中国电影行业关注的重点,新疆的影视发展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本土电影《钱在路上跑》编剧、导演阿尔斯郎·阿布都克里木:新疆电影资源很丰富,首先从题材上特别多。在一个新疆的景上,我们新疆什么景都有…… 阿布都克热木·吾甫尔继续读着未读完的报纸。他说“《钱在路上跑》是我40年电影放映生涯中最喜欢的电影之一,还有一部是很多人不知道它的姊妹篇是80年代本土喜剧《钱 这东西》,他们都是咱们天山电影制片厂的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