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走进喀什>> 文化旅游>> 文化艺术

中华文脉—新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记录工程

来源:新疆文化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22日 点击数:

 作者:非物质文化传承人:蒋慧祥(乌鲁木齐市)

    新疆—丝绸之路沿线的原始岩刻碑文抢救挖掘与保护

  感天动地的其实并不是石头本身和不期而遇的风雨,而是那一字一句用心血书写、一刀一凿镌刻在沧桑石页上的美文和动人故事。当摩崖刻石的拓片被哄抬、哄抢之际,原石的命运却岌岌可危。“皮之

  不存,毛将焉附?”因此对于碑石的研究保护如果能够起到引起社会各方对其保

  护的重视,那将是我们深感荣幸的事。       

  中华文脉—新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记录工程

   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崇古斋”由张作霖之老师,陈独秀之叔父,曾任奉天新民知府的虞山派画家陈衍庶出资白银壹万两承建于北京,由宣统皇帝之老师书法家陆润庠题写“崇古斋”匾额。

  由于张作霖、陈独秀这两位风云人物与陈昔凡的特殊关系,给“崇古斋”增添了不少神秘色彩。

  “崇古斋”在京城以至东南亚区的字画珠宝玉器、古玩行中生意兴隆,名扬四海。现今在日本的老北京地图上还醒目地标著“崇古斋”的位置。六十年代初,由于“崇古斋”与当时批判的“厚古薄今”相抵触,于是改“崇古斋”为“承古斋”。由著名书画家李可染先生题写匾额。

  至于不材的“崇古斋”是1981年由新疆已故的著名民主人士、文史馆员、政协委员、书画家、诗人王子钝老先生赐名,1986年,由已故闻名中外的书法家、诗人、百秩寿星、清末秀才苏局仙太师认可并亲自题写斋社名。  提起恳得苏老神品,不由得忆起一段往事:当时,到上海访友,在其家里,看到介绍文史馆的资料,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当年毛主席创办文史馆时,全国有一个进士,八个翰林,二十一个秀才。如今,就剩一个苏局仙了。”当时,上海政府为苏老召开的庆寿大会上,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程思远代表中央政府向苏老发了贺信;上海文史馆、上海书法家协会、上海美术馆、南汇县周浦乡人民政府和上海文史集邮研究会特印集邮纪念片向苏老祝寿。有关部门还为苏老整理出版了《水石居集掇》、《蓼莪居诗集》、《东湖山庄诗稿》等,万分震撼!

  中华文脉—新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记录工程

   自思道,太师屋名东湖山庄,自明名士董其昌题额算起,已360余年;苏老作诗,各休都善,相和着有苏步青、郑逸梅、谢稚柳、陶菊隐、胡厥文、顾庭龙、朱孔阳、朱屺瞻、赵朴初、以及南社遗老张圣瑜等数百家。要能求得苏太师墨宝此生可称无憾啊!

  辗转多日,拜谒苏宅,恳请苏老太师书宝。

  想苏老书法享誉中外,人书俱老,人皆得之为宝,南京中山陵,西安碑林等处,以恳得苏老神品勒石为誉,因与北京的孙墨佛书家均为年逾期颐,享有“南仙北佛”之称……苏太师心地光明、胸无杂念,于利禄欲念,视如云烟,思品纯洁,唯好翰墨吟唱,以写字养性怡神,得知远道慕名求书,当场应诺并巧释‘崇古’诗一首,实乃平生幸事!

  “崇古斋”书法为一楷书横幅,画心纵36厘米,横93厘米,落款为行楷“百五岁苏局仙”,有“依然故我”引首章,“苏局仙印”阴文和“期颐后作”阳文章各一枚,藏品由藏家自己于当年手工绫裱,保存完好。

  苏局仙老人已于1991年12月30日在上海逝世,享年110岁。现以此藏追思苏太师遗风,并借此感谢新老师友的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