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政务动态>> 县市信息 >> 正文内容

疏勒打通电商进村“最后一公里” 为年底脱贫摘帽打下坚实基础

来源:新疆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8日 点击数:

 

本报疏勒11月24日讯 全媒体记者白之羽、赵春华、何玲报道:“现在我们村里有自己的淘宝店铺,听说在网上小米1公斤能卖20多块钱呢!我要把我的小米卖得更好、更远。”疏勒县库木西力克乡库木西力克村贫困户伊卜拉依木·阿卜杜莫明家的复播小米已经丰收,在乡里的巴扎上,1公斤可以卖3.5元,但他却并不着急到那儿去卖,因为他知道,借助电商的力量,他的小米可以卖出更好的价钱。

10月底,在库木西力克村,随处可见正在晾晒的还未脱粒的小米。据了解,为了提高耕地利用率,最大限度地帮助村民增收,新疆农科院驻库木西力克村“访惠聚”工作队引导村民在小麦、玉米收获后及时种植复播小米。今年,全村350户村民种植复播小米1600亩,平均亩产280公斤。

在村里的电商服务站,工作人员麦麦提色依提·阿卜力孜正在为复播小米的上架销售工作忙碌着。在这个名为“筑梦喀什”的淘宝店页面上,库木西力克村村民生产的蜂蜜等特色农产品和乐器、刺绣、水壶等手工艺品一应俱全。

麦麦提色依提告诉记者,为不断拓宽村民的增收渠道,2018年,库木西力克村与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合作,打造了电商销售平台。为了提高村民对电子商务的认识、操作和运营水平,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还对村民进行了电商业务培训。而在工作队和村“两委”努力下,打通了电商进村的“最后一公里”,圆通、韵达、中通等快递投放点已经设到了村里。

村民马木提·阿西木家的蜂蜜现已销往全国各地。“现在我家一年可以生产近4吨蜂蜜,除了在喀什市销售之外,网上销售占了很大比例,以后我还想扩大生产规模,带动更多的贫困户脱贫增收。”马木提说。

通过电商平台,库木西力克村的特色农产品、特色手工艺品带着村民们脱贫增收的信心越走越远。

“今后,我们还将发挥工作队的专业优势,引导村民们扩大特色农产品的生产规模;另一方面,借助设施农业、电商等多种形式,开发产品、拓宽销路、打造品牌、提升信心,为村民们脱贫致富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支持。”新疆农科院驻库木西力克村“访惠聚”工作队副队长阿布都克尤木·卡德尔说。

电商扶贫是疏勒县近年来尝试的多种脱贫举措之一。在转移就业扶持一批、发展产业扶持一批、易地扶贫搬迁扶持一批等综合施策的作用下,群众的生产积极性得到有效提高,也为2019年底的脱贫摘帽打下了坚实基础。

疏勒县今年计划退出64个贫困村,脱贫6603户26065人,将贫困发生率降至0.65%。经过县贫困退出自查自验,实际脱贫6898户26661人,退出64个贫困村,贫困发生率降至0.47%。

我家蜂蜜销往全国

□口述:拥有自己品牌的蜂农 马木提·阿西木

□整理:本报全媒体记者 白之羽 何 玲 赵春华

如果在10年前,我根本不会想到,作为一个贫困户,能过上今天这样的幸福生活,还能拥有属于自己的蜂蜜品牌,把农家自产的蜂蜜销往全国各地。

几年前,我的叔叔想让我学习养蜂技术,可我怕麻烦,就一直推脱。后来周边村子里的人都来找他学习养蜂,我才动了心。可那时我家只有几亩地棉花,一年的收入也就四五千元。为了养蜂,我东拼西凑借了6000元,终于置办了15个蜂箱,做起了养蜂的买卖。

那时候村里人知道我养蜂,也会零零散散地来找我买蜂蜜,我买了很多塑料罐,一罐正好装一公斤蜂蜜,按照每罐30元的价格出售。我也会去喀什市卖蜂蜜,但销路一直打不开。

2018年7月,我听说村里来了几个大学生,他们和“访惠聚”驻村工作队队员、村“两委”一起研究怎么做电商。当时,我对互联网一点儿了解都没有,更别说电商了。他们来我家考察蜂蜜的生产销售情况,希望让我带头把蜂蜜放在村里的电商平台上销售。说实话我心里没谱,但是我相信工作队和村“两委”,所以就决定试一试。

在村里的电商服务站,我看到自家的蜂蜜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那种感觉很神奇。没想到我的蜂蜜刚刚上线销售,就收到了20多个订单,在短短的两天时间就卖掉了160公斤,赚了5000元。回家后我给家人告知这一消息,他们都惊呆了,原来电商这么厉害。

从那以后,我家蜂蜜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在工作队和村“两委”的帮助下,那几个来自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的大学生还帮我设计了属于自己的商标——阿西木土蜂蜜,标签上还有我的画像!

今年,我扩大了生产规模,现在已经有90个蜂箱,平均一次就能够产出8公斤蜂蜜。我每天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看着蜂箱里的蜜蜂勤劳工作,那金黄的蜂蜜,就像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一样,一下子甜到心里。

现在,村里人自己种的小米、大枣、核桃,还有那些手工制作的木碗、铜壶等特色手工艺品都能在网上销售,大家口袋里的钱越来越多,生活越过越好。工作队和村“两委”还经常带领我们学习有关电商的知识,每天都会有新的收获。

我现在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但我还记挂着村里那些生活条件不太好的人,因为我自己曾经也是一个贫困户。今后,我还想成立一个养蜂合作社,带动更多的村民过上好日子。

“快递进村”服务乡亲们

□口述:当上快递点老板的阿卜来提·阿皮孜

□整理:本报全媒体记者 白之羽 何 玲 赵春华

接触电商其实是在高中的时候,那会儿我在县里读书,经常会去姨妈家吃饭,最开始就是她教会了我上网和网购。

我还记得在网上买的第一件商品是一条牛仔裤,花了39元,拿到手之后我跟乡里巴扎上的比较了一下,质量差不多,但是居然便宜了20元。从那时起,我就对网购充满了兴趣。

2017年高中毕业后,我在亲戚家的电动车店里打工。有了自己的收入,给自己买的东西也逐渐多了起来,我越来越习惯网购这种方式,又方便又划算。

看着网购在村里年轻人的圈子里一天比一天火,我发现快递物流是跟网购关系最密切的,但在村子里却是发展相对滞后的一个业务。在姨妈的鼓励下,我从2018年有了开快递网点的念头。

今年7月,姨妈赞助我7000元、工作队又借给我1万元,我申请了圆通和韵达的代理资格,专心致志地做起了物流快递工作。

虽然我没有从事这个行业的经验,但是每次去县里收发快递的时候,都能看到其他人是怎么操作的,所以上手对我来说并不是个难事。很快,我的业务就发展了起来。

现在我每个月的收入达到六七千元。因为每天我都要去县上取件,没有时间打理店面,所以我还聘用了两个人跟我一起工作。他们其中一个人是贫困户,每个月我给他发1500元的工资,这对改善他家的条件有很大帮助。

因为工作人员比较少,加上村子并不大,现在我还没有提供上门取货或送货的服务。但是,村里有一位卖蜂蜜的客户,最多的时候一天会寄20公斤蜂蜜,并且寄件的频率很高,所以有的时候我也会上门取货。我想,等快递点运行再顺畅一些之后,我要在提供更便利的服务方面多下功夫。

当然,作为一个新入行的年轻人,我也被投诉过。上个月的一天,因为我要去县里拉货,我的同事生病临时请假,导致快递点没有开门,有人就投诉到了我的上级。不过考虑到我这是第一次被投诉,公司负责人只是教育了我一通,提醒我要合理地安排工作时间和工作人员。

3个月的时间让我赚到了一些钱,不过这些钱并没有攒下来,我在不断地用这些收入提高快递点的服务环境和服务效率。我还跟家里借钱买了一辆二手车方便去县里拉货。等我赚足了钱,我要把借的钱都还上,然后再谋划快递点下一步的发展。

不过,我眼下最主要的任务,是要更快熟悉这个行业,让乡亲们能够更方便地享受电商带来的福利。